发廊妹在线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因为我也喜欢他a76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一百六十六章因为我也喜欢他

    “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用撒旦的名字,你以选择其他的名字,那样你会省掉很多麻烦的。”

    安娜说着,把自己光洁白皙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看着他。

    “我喜欢就好,干嘛要在意别人的想法,你难道不感觉这个名字很拉风吗。”虎娃狂妄的笑道“快起吧,我陪着你们一起去参加那个狗屁舞会,不管你们想从这个舞会上得到什么,我都会帮你们得到的。”

    两个女孩还想说点什么,就被虎娃给阻止了。

    “不用担心我的能力,你们想要什么,直接去拿就是了,我本来就是去踢场子的。”

    他说完,嘿嘿一笑。

    舞会是在天京大酒店顶层举行的。

    能够进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虎娃没有请帖,但是也进去了,是木风带他进去的。

    “我怎么感觉好像是你带我进来的啊。”木风看着走在自己身前的虎娃有些郁闷的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要让着师弟啊,亏你还整天说你是师兄。”虎娃撇了撇嘴说道。

    木风顿时无奈。

    “好吧,不过你那个外号,真的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虽然,我知道你不怕麻烦。”

    他又说道。

    “不,我不是不怕麻烦,我是需要麻烦。”虎娃说道“我现在需要很多的麻烦,只有把水给搅混了,我才能成功转型。”

    说完,他嘿嘿一笑。

    “按照我的想法,我只想做一个卖药人,这次回去以后,我就要开始我自己的生活,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准备辞掉我县长秘书的官职。”

    听到他这话,顿时木风就愣住了。

    “不是吧,你想干什么。”他警惕的看着他。“你别在这里闹腾啊,把这里给闹翻天了。”

    “能怎样?”虎娃接过他的话头。

    “还真不能怎么样。”木风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我还是感觉你应该低调一点。”

    “毕竟低调才是王道嘛。”

    他说着,只是对虎娃能听进去自己这句话完全没有半点信心。

    或许因为他是和木风站在一起,也或许是因为他本身长的高大,帅气,虎娃刚刚进去,就成了众目睽睽的焦点。

    “那个人是谁,竟然能和木风站在一起。”

    “是啊,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啊。”

    “那就是一个小人物了,这还用想啊。”

    顿时,无数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了起来。

    只是,很快,他们这个想法就完全打消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幕他们完全无法想通的事。

    “刘先生,您果然来了,我刚刚还在想您究竟会不会来啊,上次的事,真的太感谢你了。”

    刘长远走过来,拿着两杯酒,把一杯递给了虎娃。

    “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敬您一杯酒。”他腆着笑脸说道。

    “呀,是长远啊,你爷爷的身子怎么样,好点了吗。”虎娃先是笑着问道,然后顺手接过了酒杯。

    看到他接过了自己的就被,刘长远顿时长呼了一口气。

    “好多了,好多了,吃了您的药,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怕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完全康复了。”

    他一脸兴奋的说道。

    “喔,不能太早高兴啊,你爷爷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啊,这样吧,下个月初,你把你爷爷带到我那里我给他看看吧,我师父说了,君子不记隔夜之仇,让我尽全力救活他,我也就不和你日鬼了。”

    他说着,一口气喝干杯里的酒,把就被递给了愣愣的刘长远,往前走去。

    刘长远愣了半响,才看着边上的一个幕僚小声的问道“什么是日鬼啊。”

    “这个是北方的土话,大概意思就是不好好干活,哄人的意思。”这个幕僚小声的说道。

    听到这话,刘长远顿时一头的冷汗,急忙再次迎了上去,就看到又有一个人正在和他嘻嘻哈哈的说话,看到这个人,他顿时就一阵奇怪。

    “叔,你怎么也认识刘先生啊。”他走过去看着刘大同笑道。

    “呀,你们两个认识啊。”虎娃一愣,也想通了一些事。“也对,你们应该认识,两个老头子是战友,难免会出现联姻。”

    “对了,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啊。”他有些八婆的问道。

    刘长远顿时看了一眼刘大同,送去一个询问的目光。

    “喔,是这样的,刘先生,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就是我的父亲,是他爷爷的妹妹。”刘大同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这才露出一脸理解的目光。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要冲刘天生叫舅舅了?”他问道。

    “是这样。”刘大同有些奇怪的看着虎娃,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虎娃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说道“算了,那我也不和你日鬼了,你想要痊愈的话,下个月到我的山庄找我吧。”

    他说着,就四处张望,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背后,刘大同也小声的问了刘长远一个同样的问题。

    “长远,日鬼是什么意思啊。”

    “叔,我也是才知道的,就是哄人的意思,八成他给你的药也是有水分的,这个家伙鬼的很。”

    刘长远小声的说道。

    “算了,咱也别背后讨论了,不过那个药真的有用,你叔刚刚回去就试过了,真tmd给力。”刘大同嘿嘿一笑。“那好,下个月我们一起去他那个山庄。”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着刘长远问道“长远啊,你知道他的那个山庄在哪里吗?”

    “不知道啊,叔,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刘长远也傻眼的问道。

    虎娃正一脸惬意的和木风喝酒,就看到刘大同和刘长远叔侄两个又走过来了。

    顿时就从怀里掏出了两张请帖,递给了他们。

    “上面写的很明白,别打扰我了。”他头也不抬的说道。

    刘长远和刘大同顿时就急忙两手接了过去。

    远处,不少人都在盯着他们这边的况,看到刘长远和刘大同叔侄两个竟然都这么恭敬的对这个人,顿时,其他人的心里都有些发毛了。

    “你确定等会的拍卖会你要参加?”木风看着虎娃说道“说实话,那个拍卖会都是哄鬼的,那些文物之类的,十件里面能有两件是真的就不错了,大家就是图个名。”

    “我当然要参加了,不过,我是要拍卖东西。”虎娃笑道,拿出了一个小药瓶。“这个叫做逍遥丹,一瓶三粒,吃一粒,能够让男人生龙活虎一个月,而且对身体没有任何副作用,你说能卖出去吗。”

    木风一愣,看着这个小药瓶,纠结了一会,说道“关键是,这个东西大家不知道有没有用啊。”

    “所以啊,我只是个陪衬,又不是我去卖药,这个药九龙会所本来就有,来这里只是来打广告的。”

    虎娃嘿嘿一笑,说道“你别忘了,我还有一个贤内助啊。”

    “你说的是王秋艳?”木风有些奇怪的说道“真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吸引力,竟然能把这个女人都弄的这么服服帖帖的。”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这么给你说吧,女人,她终究也就是个女人,算了,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等会你就看拍卖会上我这个东方撒旦怎么嚣张吧。”虎娃嘿嘿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低调的。”

    木风对他这句话的相信程度是无限接近零。

    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他说是十分了解这个家伙的性格,看到他这幅跃跃欲试的激动样子,他就知道,他根本不能平静。

    “我看八成今天的舞会要被他弄成私人表演了。”他心里想道。

    果然,拍卖会开始的时候,虎娃就一直一路拉风。

    不管什么东西,别人叫价十万,他就叫二十万,别人开口一百万,他就说两百万。

    标准的败家子,或者用暴发户三个字来形容更加切切一些。

    “现在我们拍卖最后一件东西,这是一件很珍贵的古玩,元青花。”拍卖师在上面激飞扬的介绍着这件宝贝的属性。

    下面,虎娃则是在小声的看着木风问道“你说那个瓶子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竟然那么贵,一百万起价,太坑人了吧,当花瓶都有些太难看了。”

    他一句话,顿时把木风和身边的人都给雷翻了。

    “这个是元青花,不懂的话就不要随意开口,年轻人,要懂得谦虚才好。”

    旁边的一个老人顿时就给他科普了起来。

    “这个元青花啊,是我们国家的国宝之一啊。”

    听着老人的唠叨,虎娃终于明白了台上这个东西的重要性。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还是买下来吧,你这么喜欢,那就送给你好不好。”

    虎娃看着身旁的老人笑着说道。

    “啊,不敢不敢,这个东西,怕是要好几百万才能拿下来,你送给我,我不是就成受贿了吗,不行不行。”

    老人忙摇头。

    “我送给你,你把它摆到博物馆里,不就不算受贿了吗?”虎娃笑道“等会我用个小计俩,这件东西它就不算是受贿了。”

    听到他的话,老人顿时一愣。

    “你知道我的身份?”他问道。

    “他告诉我的。”虎娃笑了一下,指着木风。

    “王伯伯,不好意思,忘了介绍,这位是我师弟,刘虎娃。”木风急忙笑着看着老人说道。

    “这样子啊,那,是也不能平白要你的东西啊,这个东西好贵的啊。”老人还是摇头。

    按说,他是绝对不会来参加这种舞会的,就是知道今天有一件元青花要在这里拍卖,这才过来凑热闹,想要看看这个瑰宝。

    但是说买走它,他还是不敢想的,他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一般都是穷人。

    他当然也是穷人。

    “放心吧,王伯伯,不用帮他省钱,您帮他省钱就是对不起他。”木风哈哈笑着说道“他比我有钱的多了。”

    听到这话,王彦峰顿时就愣了一下,奇怪的看向了虎娃。

    “你这位朋友,究竟是做什么的啊。”他推了推自己的眼睛,问道“据我所知,刘家好像没有这一位啊。”

    虎娃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也不辩解。

    “是了,老先生,刚刚我师兄说这里的十件东西里八件都是假的,你能肯定上面这个花瓶就是真的吗?”虎娃转移话题问道。

    他知道,这个话题肯定能够吸引老人的兴趣。

    果然,就听到老人一脸认真的说道“是元青花,不是花瓶,我当然能确定是真的了,我刚刚从后台过来。”

    他有些古板,不过对这种人,虎娃还是十分尊重的。

    “那好,我宣布,这只花瓶属于你了。”

    说话间,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一百万。”有人报价了。

    “一百一十万。”又有人加价了,是个年轻人,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得体的礼服,一脸的骄傲,显然对这个花瓶是志在必得。

    “一百一十一万。”

    虎娃打了个哈欠开口了。

    听到他的叫价,顿时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这边,看到他和木风站在一起,顿时很多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包括那个年轻人。

    “这位先生,按照我们这件拍品的加价规则,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还请你重新报价。”

    拍卖师好心的提醒了一下。

    虎娃这才知道自己犯了错,愣了一下,说道“那,就一百一十一万美元吧,这样以了吧。”

    听到他的话,顿时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缤纷多彩的表。

    “年轻人,按照汇率,你一百一十一万美元最少能换一千一百万华夏币,不划算的,不值这么多钱的。”

    王彦峰急忙在边上看着虎娃说道。

    “没事,王伯伯,不就是一百美元啊,我花的起。”虎娃一脸轻松的说道。

    “是一百万美元。”木风给他提醒了一下。

    边上的很多人听到这句话也都再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我知道啊,一百美元和一百万美元区别很大吗?”他一脸疑惑的问道。

    看着周围的人都愣住的表,他才挠挠头说道“好像是区别很大,算了,不想这些了,想着头就疼,就这样了,拍卖师,你还卖不卖啊。”

    他冲着拍卖师吼道。

    拍卖师的胳膊都在颤抖。

    他原本以为这件藏品顶多就能卖出个三百万顶天了,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直接开口就是一百万美元。

    “等等,你确定,你有一百万美元吗。”

    那个骄傲的年轻人挑衅一样的看着他这边问道。

    “他叫玉宝贝,是个女的,你们副省长玉山楼的小女儿。”木风小声的在边上对虎娃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眼睛就亮了。

    “我就说,这个男人长的有些太娘了,竟然没喉结,原来真是个女的啊。”

    他心里想到,却没说出来。

    “我担保,他有。”

    就在这个时候,王秋艳穿着一身旗袍从拍卖台的后面走了出来。

    她本来就漂亮,此刻又精心的打扮了一番,看上去就更加的漂亮了,一股贵族的气质在她身上若隐若现,为她增添了很多的神秘。

    “呀,这位不是九龙会所的美女会长吗。”

    有人认出了她,喊道。

    “九龙会所,难道就是那个专卖神奇药品的九龙会所啊。”又一个人喊道。

    顿时,人传人,很快,几乎整个舞会中的人都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就连刚刚挑衅虎娃的玉宝贝都皱起了眉头。

    关键是,她认识这个女人,知道她还有一层身份,王九州的女儿。

    从理上,她并不想和这个女人正面碰撞,但是,此刻她必须要开口。

    “我知道,你们很疑惑我为什么给他做担保。”王秋艳笑道,脸上带着一抹红晕。“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喜欢他。”

    她的这个理由,不知道让台下的多少少男中男老男心碎的噼里啪啦。

    “怎么能。”玉宝贝一脸惊讶的说道。

    “怎么不能啊,宝贝,难道就只能你有喜欢的男人,不能姐姐有喜欢的男人啊。”王秋艳笑着看着她问道。

    玉宝贝急忙说道“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无赖啊。”

    “他配不上姐姐你。”

    听到她这句话,王秋艳顿时脸色就变冷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嚣的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去,虎娃的头也转了过去,正好看到那个如天仙一般的人儿上官婉儿在保镖的簇拥下从门口缓缓的走了进来。

    “我也给他做担保。”她语气温柔的说道“因为我也喜欢他。”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