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发情64c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1章第一卷

    第140节第一百三十九章发

    在孩子面前,母亲永远都是无私的,在知道这个事以后,上官玉没有为自己想,她没有为自己要任何东西,而是努力的想要给自己女儿更多。

    这种无私到极限的爱,这个世界,即便是母亲,也不一定能做到。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立马兴奋了起来,只是很快就平静了。

    “算了,我不逼你,放心吧,等她长大了,我会多给她留几滴,她的身体还太小,我担心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能量。”虎娃温柔的说道:“别以为我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男人,我也有心。”

    他说着,轻轻的揉着她乌黑的秀发。

    上官玉顿时就笑了,一不发,再次埋头在他的胯下。

    这一次,虎娃明显感觉要更紧,更刺激,他百分百的保证,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正在特殊时期,她绝对能把他给压在地上给上了。

    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已经发了。

    或许因为是在办公室里,也或许是因为上官玉的口功的确是不错,虎娃很快就爬上了快的巅峰。

    “我的妈呀,累死我了,下次再也不给你这么弄了,累死我了,嘴巴都张不开了。”

    上官玉坐在地上喘息着,白了一眼虎娃,靠在了他的大腿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嘴角的白色液体,跐溜一下吸进了嘴里,眉头一皱,咽了下去。

    “这难吃。”她笑道。

    虎娃一愣,想说点什么,却最终只是嘿嘿一笑。

    等到两个人穿好衣服,虎娃这才想起了什么,看着她说道:“是了,我刚刚又忘了告诉你,我还有个宝贝东西,能让你的皮肤变得和嫣儿一样的好。”

    没有女人不爱美。

    听到这句话,上官玉的眼睛里顿时就爆放出一万瓦以上的精光,好像是白炽灯给换成了疝气灯一样,闪亮闪亮的。

    “你说的是真的?”她惊喜的问道。

    见过虎娃把自己的手掌给扎破了还恢复了原样了以后,她对虎娃的话是深信不疑,不过这种事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了,她还是想确定一下。

    “当然是真的了,我能骗你啊。”虎娃笑道;“你现在摸摸你自己的皮肤,感觉一下看有什么不一样。”

    上官玉顿时一愣,伸手就去摸自己的脸,忽然,她愣住了。

    “我的脸,怎么变得这么水嫩,这个,难道。”她说着,忽然惊讶的看着虎娃的下身。“难道是因为我吃了你的那个?”

    她的眼神里带着不思议的神色,还有一丝复杂和挣扎。

    “当然是,我说的那种东西,就是我的血液加工造成的,不过,那个,也有作用,而且作用更大。”虎娃说着,脸上也有些尴尬。“只是一般,谁会吃那个啊。”

    听到这句话,上官玉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看来,我找到宝了啊,虽然有些难为,不过能让皮肤变得这么好,天呐,我还是愿意的。”她说道。

    看到她这幅样子,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太低估了女人对美貌的追求,也太低估了女人为了自己能变得漂亮肯付出的努力有多少。

    顿时,他心里就萌生了一个很无耻,也很强大的计划。

    “嘿嘿,不行,我一定要试试这个计划才行。”他心里说道,脸上不由就露出了一阵yd的笑容。

    上官玉顿时就拍了他一下说道:“你在想什么坏事了,是不是在想用这个东西去诱惑人家小姑娘啊。”

    “开玩笑,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我是不能干那种事的。”虎娃立马一脸认真的说道,只是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哥现在对小女孩不感兴趣,要熟妇,要少妇,要丰满,要肥硕。”

    “屁,那狗嘴里能吐出象牙了,算了,你怎么想我也没意见,只是,你总不能见到个女人就让人家给你那个吧。”

    她说着,看着虎娃的下身。

    “当然不是了,再等几天,我就能弄下丹药,吃了这些丹药,虽然效果没你这么好,但是,也很厉害的。”虎娃嘿嘿笑着说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给你几瓶。”

    听到这话,上官玉的脸色这才变得好了起来。

    “哼,这还差不多,今天让你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也不能白占,你说是吧,来,摸摸我的脸,看看我的皮肤好不好。”

    她说着,耍宝一样的把脸凑在虎娃的面前。

    虎娃低头看去,先是一愣,因为上官玉现在的脸蛋红扑扑的,皮肤看上去粉嫩极了,好像吹弹破一样。

    就好像是五六岁小女孩的皮肤一样。

    伸手摸了一下,顿时就爱不释手了,缓缓的就滑到了她的脖子后面。

    “丝滑细腻,太舒服了。”他说着,再次激动了起来,不由就低头想要朝着她的嘴巴吻去,却被她给躲开了。

    “不许逗我了,坏东西。”她说道;“等过几天,我给你,好吗。”

    她的脸蛋已经变得通红通红。

    皮肤变好的一个坏处就是,她的脸蛋红了特别容易就能看出来。

    “当然没问题了。”虎娃顿时就笑了。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上官玉才彻底算是他的女人了。

    晚上,送上官玉回去,又进门逗了一会嫣儿,虎娃这才往大龙酒店走去。

    王秋艳来了。

    和几个月前不一样的是,当她从天京回来以后,就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身上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雍容和华贵。

    “下班了啊。”打开门看到他,她顿时就笑着说道;“来,先把外套脱了吧,房间里热。”

    她说着,就上前把虎娃的外衣从身上给扒了下来,动作细腻,语气温柔,像极了一个贤惠的妻子。

    “你来多久了啊。”虎娃一边问,一边轻轻的从背后把她给抱住,把脑袋埋在她的发间轻轻的闭上眼睛呼吸着她发间的香气。

    “傍晚就来了,都吃过饭了呢,你也吃饭了吧,我闻到你嘴里的味道了。”王秋艳说着,依旧笑着,把虎娃的皮衣整理好,拿过墙上的衣架挂在上面。

    听到这话,虎娃一愣,睁开眼睛。

    “我···”

    他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王秋艳伸手给堵住了嘴。

    “别说,我都知道,我没想怎么样,就是想你了。”她笑着说道,就轻轻的反过身趴进了他的怀里,静静的闭上眼睛。“不知道怎么的,我最近总是特别的想你。”

    她说着,脸蛋在虎娃的身上蹭了两下,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这才停了下来。

    虎娃轻轻的抱着她,手在她背上缓缓的拍了两下。

    “别乱想,傻瓜,别乱想。”

    他说道,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我没乱想,我只是在想,我应该在什么时候离开你的世界。”她说道,眼睛没有睁开。“当然,你放心,我不会把公司给撂下的。”

    听到这话,虎娃再次一愣,两手把她的脑袋给抬起来,就看到她的眼角已经挂满了泪痕。

    “傻瓜,你哭什么啊,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啊,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你啊。”他心疼的说道,伸手帮她把眼泪给擦掉。

    “我知道。”王秋艳抬头看着他。“是,我老了,过了年,我就三十二岁了,你才二十三岁,你终究是会不要我的。”

    她说的话很现实,现实的让虎娃听起来都感觉刺耳,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事实。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我一定会。”他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忽然,他平静了,他想到了今天上官玉的例子,顿时就笑了,趴在她耳边轻轻的把今天的事给她说了一遍。

    “你说的是真的?”王秋艳先是惊讶,然后眼睛里带着一丝狐疑的光芒。“不应该吧,你这么厉害,竟然能让那个女人给你干这种事。”

    虎娃顿时就尴尬的一笑,说道:“其实,这个,算了,这个事有些复杂,我们先不说,但是这个事绝对是真的,我没骗你,不信的话,你去找她看一下就知道了。”

    “我不用看,我相信你,我只是有些不敢置信。”王秋艳叹了口气。“你或许不了解那个女人有多倔强,有多骄傲。”

    她说着,眼睛里带着一丝惘然。

    “她才算是真的被给伤透了的女人,为了那个男人,她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青春,也为了那个男人,她和自己家闹翻,但是,最后那个男人还是抛弃了她。”

    她的话像是一个遥远的故事,但是听起来又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虎娃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原本知道,上官玉的心里肯定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真的有这么曲折的过去。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事了。”王秋艳的眼神忽然恢复了轻灵,看着虎娃笑道;“你既然这么说,是不是想我也给你那么弄啊。”

    说着,她就用手轻轻的在他的下面抚摸着。

    “你想吗?”虎娃问道,眼睛已经亮了。

    “你个坏东西,我有选择吗。”王秋艳的话音还没落下,虎娃就抱着她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一吻,几乎是天昏地暗,几乎是激无边。

    等到床上的时候,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得精光了,王秋艳骑在虎娃的身上,几乎是在疯狂的运动。

    “用力,用力,好舒服,好舒服。”她嘴里不断的喘息着。

    虎娃却一动不动,就笑着看着她在那摇晃,在那上下运动。

    “你个坏蛋,我今天就不信了,把你弄不出来。”王秋艳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但是她就是不想他得逞,顿时就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同时,两条腿也往中间并拢了一些。

    虎娃顿时就感觉到大家伙被紧紧的夹住了,舒服的感觉让他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啊,竟然敢挑逗我,看来我非要让你知道一下挑逗我的代价不了。”

    他说着,就把她给抱了起来站在地上,抱着她的两条腿架在空中,就那么站着运动了起来。

    “用力,用力啊,注意不要流在里面,我要吃。”王秋艳此刻已经完全动了,一边摇晃屁股,一边叫唤着。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最后的那三个字“我要吃”就好像是一直火把扔到了汽油桶里一样,顿时就把虎娃原本压抑兴奋给完全点燃了。

    “你个**,想要吃是吧,先让虎哥爽了再说。”他说道,就猛的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

    从床上到地上,到大厅,到沙发上,到浴室里,到茶几上。

    站着,躺着,跪着,坐着,甚至倒立着。

    他们换了无数个花样,无数个动作。

    终于,王秋艳实在受不了了,泄了身子,但是虎娃却还没舒服。

    “放过我吧,亲爱的,我给你用嘴,好吗,我下面真的不行了,有些疼了。”

    她求饶道,虎娃这才嘿嘿一笑,又运动了几下,才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压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下身滑去。

    “你个坏蛋。”王秋艳还没来得及多说几个字,就被他把脑袋给压在了那里,无奈,她只能张开嘴巴。

    终于,虎娃舒服了,这个时候,王秋艳已经累的快瘫痪了,但是她还是撑着身子硬是把虎娃的精华给舔的干干净净的全部咽了下去,这才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休息了起来。

    舌头依旧还在嘴角上打转着。

    看到她这个样子,虎娃顿时嘿嘿一笑,把她给拉过来抱在怀里,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第二天天亮了的时候,虎娃是被一个尖叫声给吓起来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紧张的从床上跳下来,就看到王秋艳正光着身子站在房间里的镜子前发呆,一脸的不思议。

    看到她没事,虎娃这才送了一口气。

    “没事能不能不要大呼小叫,吓死我了都。”他说着,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才六点多,顿时就打了个哈欠又准备睡,却被王秋艳给拉住了。

    “亲爱的,你看我的脸,你摸一下,你看我的皮肤,简直,我做梦都没想过我竟然会有这么好的皮肤。”

    她说着,就颤抖着手拉着虎娃的手往自己脸上摸。

    虎娃一摸,顿时就愣住了,一把把她给拉到怀里,身体和她紧紧相依,顿时一股冰凉,细腻,丝滑的感觉从肌肤的接触中传了过来,舒服的感觉让他浑身的毛孔都顿然畅通。

    “我的天,真舒服。”他说道。

    听到他的话,王秋艳顿时就笑了,眼睛里却带着泪水。

    “你没骗我,我变年轻了,我变年轻了,真好。”她说着,低头在虎娃的脸上狠狠亲了一下。“我太爱你了,老公。”

    她说着,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

    一句老公叫的虎娃顿时心颤抖了一下,他记得,以前只有庞玉那个丫头叫过自己老公。

    心里不由有些想那个丫头了,眼神微微迷离了一下,嘴上说道:“傻瓜,这么激动做什么,老公有什么好的,都会给你的。”

    “嗯,老公你最好了,我再也不乱想了,这辈子我就做你的乖乖老婆,永远不吵不闹,永远都乖乖的。”王秋艳动的说道。

    虎娃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又缠绵了一会,等到虎娃到了县委的时候,刚要进大门就看到两个西装革履的人一前一后朝着他走了过来。

    带头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背后跟着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们的背后不远处,一辆阔气的奔驰车停在那里,几个黑衣保镖正在警惕的看着这边。

    “刘秘书,老朽刘成远,给你见礼了。”老人走到虎娃面前,就先准备鞠躬。

    虎娃哪能让他一个六十多岁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鞠躬啊,急忙就去扶。

    “老人家,你这是做什么啊,有事好好说,只是,我好想并不认识你吧,你来找我做什么啊。”他一脸奇怪的问道。

    刘成远顿时一笑,轻轻说道:“我是从高富水那里知道你的,他是我的侄子。”

    听到这话,虎娃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阴沉,他知道,这个老人肯定是为了续命丹而来的。

    “你先不要着急,刘秘书,我没有恶意,我来找你,只是因为我家老父亲此刻正躺在床上,身为人子,我无奈何。”

    他说着,叹了口气。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父亲,祝福你父亲早日康复吧,我先走了,还要上班。”虎娃说着,就抬腿准备走。

    “我父亲是刘天生。”刘成远急忙说道。

    听到这句话,虎娃抬起的脚步顿时就顿住了,眉头一皱,立马回过头看着他问道:“你从哪里来的?”

    “江南。”刘成远说道:“昨日忽闻我那侄儿传来消息,我星夜兼程,这才赶到。”

    “你说的刘天生,是那个刘天生?”虎娃问道:“如果是的话,他今年应该已经九十三岁了啊,你是他小儿子?”

    听到他的话,刘成远倒是愣住了,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家那么了解,不过还是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在家中排行老末。”

    “这就对了,我听我师父提起过他,说他是个不孝的徒弟。”虎娃说道:“所以这个事我不能做主,你要去找我师父才行,我总不能不听我师父的话啊。”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