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一百一十二章 美女,你是来诱惑我的吗c81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中巴车内的所有对话他都通过小金听到了,甚至连那里生的事他也看到了,自然知道吴燕被欺负的过程,也自然知道那个女人说的话,更知道那个女人很喜欢看男女办事。

    “你的意思是,那个带头的女人会来找你?”柔月皱眉问道。

    虎娃点点头,说:“肯定的,他们来就是为了采集我的精华样本,那个比我的血液样本更加有价值,不过,他们也太天真了,真以为我和纯阴之体的女人身上就一定会放出精华,笑。”

    他说着,冷哼了一下。

    的确,他早就已经能够自由的控制自己的身体究竟是释放精华还是精气了。

    皇帝气功的奥妙,没有练过的人是绝对不会懂的。

    虎娃现在已经把皇帝气功练到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境界,加上小金的帮助,他几乎以控制自己身体里的真气横着跑都不会走火入魔。

    有了真气的帮助,汽化精华根本就是很轻松的事,大不了,让小金直接把精华给吞了就是了。

    它对他的精华是一直都虎视眈眈的,每次只要到了兴奋的时候,那家伙的两只小眼睛里就一直都是亮晶晶的光芒。

    “那你不是有艳福了啊,是了,那个女人长的怎么样啊。”柔月很淡然的说道。

    只是在说话的时候,一只小手很自然的在他腰间最柔软的的那块肉上面轻轻的抚摸着,虎娃顿时就无语了。

    “她蒙着面,我没看到她的脸,不过蒙着脸的一般都是见不得人的,我保证,她一定长的让人感觉很不好意思。”虎娃立马信誓旦旦的说道。

    “哼,那她的身材呢。”柔月再问。

    “麻杆一样,枯瘦如柴。”虎娃再次说道。

    柔月这才笑了。

    “虽然知道你说的都是假话,但是心里还是蛮舒服的,好了,现在你以说实话了,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人,还有,他身边的几个男人的样子都给我描述一下,兴许我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她说道,手已经离开了虎娃腰间的那块软肉。

    顿时,虎娃才长呼了一口气。

    他倒不是怕被掐,他只是担心柔月生气。

    对自己的女人,他一直都是很心疼的。

    “其实,是这样的···”

    他顿时把通过小金看到的东西全部给两个人说了一遍,就连吴燕被四个男人轮流强迫,那个女人在认真的观看时候出兴奋的表这种事都说了,简直是详细的好像身临其境一样。

    “我怀疑你是不是去过那里了啊。”木风顿时就惊讶的看着他问道。

    虎娃顿时无语,摸摸鼻子说道:“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一步都没离开过,你说呢。”

    “也是,是,这也太玄乎了吧。”木风说着,就看向了柔月,却看到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你有没有看到开车的司机长的什么样子。”她忽然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顿时一愣,这才想起,那个中巴车上并不是只有女人和四个男人,司机位上一个男人一直在抽烟,仿佛后面的所有事都和他没关系一样。

    “我还真看清了,是一个白人,不像是我们国家的人,鼻子很高,一直坐着,不知道他的身高,不过最少应该在一米八以上,是了,他带着帽子,一顶绿色的帽子,像个乌龟,我就是一直在研究他的帽子,才看清了他的脸。”他笑道。

    只是听到他的话,顿时木风和柔月都愣住了,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是她,我就知道是她,除了她,别的女人很少有喜欢看男女交欢场面的。”柔月顿时皱眉说道。

    “是他,除了他没几个男人总是喜欢戴着一个恶心的乌龟帽子,还是绿色的。”木风也皱眉说道。

    “是啊是啊,那个帽子是绿色的,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好奇,怎么,这两个人很危险吗,要不要我立马把他们给杀了。”虎娃说着,语气很轻松。

    自从第一次通过小金远程把监视自己的三个人给杀了以后,他对杀人这种事就没有多少反感了。

    人都是这样,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淡然了。

    女人上床是,男人杀人也是。

    “你不是他的对手,那个男人,是欧洲教廷八大守护之一的龟蛇守护,实力深不测,如果光头在的话,还是他的对手,我和木风加在一起,能和他勉强打成平手。”柔月顿时摇头说道。

    “是我比光头厉害啊,我力气比他大多了。”虎娃顿时就不满的说道:“再说了,我杀他也不一定要用拳头啊,我以靠小金啊。”

    柔月还是摇头。

    “不行的,龟蛇最厉害的就是他的防御和力量,他对武技的了解远不是你拍马能赶上的,你虽然力气大,但是一旦动手了,并不是力气大就以的,没办法,平时让你学武技,你一直不愿意。”

    她无奈的说道:“他身为欧洲教廷八大守护之一,身上肯定有一件圣物,你的小金怕是连他都靠近不了。”

    她的话音刚落,虎娃的面前忽然就出现了一只长着八只翅膀的金蝉,眼睛里一阵金光闪过,顿时几个人眼前的木头桌子上就出现了一行字。

    “即便是教皇来了,老子也不鸟。”

    然后金蝉就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摆尾,再次消失在了虎娃的身体里。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柔月和木风顿时再次一愣。

    今天晚上,他们已经被打击的几乎麻木了。

    虎娃则是摇摇头,说道:“哎,别听小家伙乱说,它告诉我说,它见过教皇,是个老头,很厉害,如果我能多给它一些精血让它蜕变的话,它就能打败那个教皇。”

    “是,我哪有那么多的精血给它啊,一公斤,我艹,当我是造血机器啊。”

    听到他的话,顿时柔月和木风再次无语了。

    良久,木风才开口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个事了,现在先说,怎么解决眼前的事,既然龟蛇来了,那么那个女人的身份就很明了了,教皇之女,安莎,玛吉斯·安莎,最让世界头疼的女人之一。”

    “啥,教皇之女,那一定很漂亮了啊。”虎娃顿时眼睛就亮了,只是很快就又暗淡了,因为一只小手已经在他的腰间开始肆虐了起来。、

    他急忙改口:“即便是漂亮也和我没关系,是吧,呵呵,我就开个玩笑,冲动了,好老婆,你就饶了我吧,真的疼,真心疼啊。”

    “哼。”柔月这才放过了他。“不过你说的很对,这个女人的确很漂亮,比我都漂亮,几乎以称之为欧洲第一美人,不,她应该是第二,哎,第三吧,在已知的美女里,她应该算是欧洲第三美女。”

    她改了几次口,每改一次口,眉头就轻轻皱一下。

    “然后呢,说重点。”虎娃目光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心里却在想道:“我的妈呀,欧洲第三美女,那也不错啊,那么大的欧洲,能排到第三名,很给力啊。”

    他此刻真想问问柔月在亚洲能排第几名,但是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问这个问题的话,怕是腰间那只小手又要再次肆虐了。

    “她本身是教皇之女,身体素质特别之高,她最怕的是她的速度,比我要快的多,也因为这个,我虽然实力和她相当,但是实战起来却比她差了一点,最关键的是,她也有一件教皇的圣器。”柔月无奈的说道:“所以,我不是她的对手。”

    虎娃顿时一愣,问道:“你们一直说圣器,圣器到底是什么啊,小金一只说它想吃来着,难道圣器是用来吃的,好吃吗,你们吃过吗?”

    听到这话,柔月和木风顿时再次无语,柔月不由就从虎娃的怀里爬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力的说道:“圣器不是用来吃的。”

    “他们所谓的圣器,号称是曾经耶稣留下来的几件宝物,特别是教皇手上的权利之杖,更是怕,几乎所有的诅咒都无法靠近他,曾经有一个降头师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去给教皇下降头,但是后果是他整个人都被一股神秘的白色火焰给烧成了灰烬,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幸免。”

    “我靠,这么牛叉啊,不过小金说那个权杖它能吃,它吃了就会变得更加厉害了,你说那个权杖里究竟有啥啊那么厉害,难道是高压电?”虎娃再次问道。

    柔月顿时脸色再次一黑,看着他说道;“我再说一遍,权利之杖是不能吃的,即便是得到了,如果体质不符合,得不到权杖的承认,整个人也都会被烧成灰烬。”

    “这世界好多东西,我们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比如你身体里的小金,比如降头师,比如教皇的圣物。”

    她解释了一番。

    虎娃顿时点点头,表示明白。

    “好吧,我们归正传,既然他们这么牛气,这么厉害,tmd还找我做什么啊。”虎娃顿时摊摊手问道。

    “应该是奔着你的血液来的吧,根据消息,教皇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总是咳嗽的厉害,外面又流传你的血液近乎万能,以活死人,肉白骨,人家当然来找你了。”木风立刻说道。

    虎娃顿时就暴跳了。

    “我艹,我tmd又不是唐僧,有jb这么厉害,我自己早就把自己给吃了。”他怒吼道:“这些人也太能以讹传讹了,不行,我也要出消息,说我没这么厉害,是了,这个消息怎么往外传啊。”

    他说着,就看向了柔月。

    “没用的,自从我重伤痊愈的那天起,你的秘密就再也隐藏不住了,你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你现在布消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她顿时说道。

    虎娃立刻就无力。

    然后忽然眼睛放光说道:“那我怎么办啊,要不这样吧,你就对外说,我得了白血病,算了,还是说我得了艾滋病吧,这样比较有威慑力一点。”

    “你当天下人都是白痴啊。”柔月顿时拍了下他的脑袋。“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放心,即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听到她的话,虎娃立马就说道:“屁,老子是男人,男子汉,不需要你一个女人来保护,再说了,那女人不就是想要我一点精华吗,她既然长的那么漂亮,陪我睡几天,我也不是不能施舍她一点啊。”

    他说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

    心里却是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

    “tmd,还好老子把他们教的武功都偷偷学会了,不然的话,碰上这么两个油盐不进的高手,还不给一锅炖了啊。”

    柔月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挥挥手给打断了。

    “算了,啥也别说了,她想来诱惑我,就来吧,她什么招我都接着,我就还不信了,她能咋滴,把我给杀了啊,老头子都说了我是不死的,打不过她我就和她拼体力,我就不信了,她的体力能有我好。”

    虎娃顿时冷哼道:“不是给你吹,在女人身上,我能连续六个小时不败阵,打架的时候我也能。”

    这句霸气的话,顿时就让柔月和木风都沉默了。

    “他说的的挺对,他的体力的确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几乎不会疲惫,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身体是怎么长的。”木风说道。

    “是。”柔月还想说什么,就被虎娃一把抱在了怀里,看着木风说道:“小师兄,你以出去了,我想和师姐讨论一下这个男人和女人是如何生小孩这个伟大而古老的话题。”

    木风顿时无语,转身默默的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门给反锁了。

    他一走,柔月顿时还想说什么,却被虎娃低头把嘴巴给吻住了,两只手顺着她的身体就往下摸索了下去。

    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又是一夜噼里啪啦的激。

    第二天一大早,虎娃显得十分的精神,柔月则是感觉浑身都酸软的不行。

    “你个不要脸,我屁股现在疼死了,说了不让你进去不让你进去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办,我都不能走路了。”

    柔月埋怨道,想要下床,都不能够,只能躺在床上。

    她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裂成两瓣了。

    “嘿嘿,师姐,我知道错了,要不,我今天不去上班了,留下来陪你,反正办公室也没什么事,有事的话刘黑也能办了。”虎娃顿时笑着说道。

    “怎么,你还想打什么坏主意,我告诉你,别想,这个礼拜,不,这个月,下个月我都不会让你碰我一下,哼。”她说道,就想伸腿去踢虎娃,却被虎娃把她**光洁白嫩的腿给抓住了。

    “好漂亮的小脚啊。”虎娃抚摸着她的脚,一脸的痴迷。“真舍不得走。”

    柔月顿时气结。

    她现在是打,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能生闷气,差点气哭了。

    看到她快哭了,虎娃这才赶紧把她的脚给放下来,哄了一会,这才出去了。

    “师兄啊,今天你就别跟着我了,看好师姐,不,我老婆,放心吧,那个骚娘们我有的是办法来对付,再说了,人家两个你一个都打不过,去了也是个累赘,好了,就这样了。”

    他冲着木风说道,然后就哼着歌往门外走去。

    “是我不去的话,你怎么去县里啊,谁开车送你啊。”木风在背后笑道。

    虎娃一愣,摇摇头说道:“这个简单,有人来接我,放心吧。”

    木风一愣,然后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声音,听声音,还是一辆跑车,顿时就顺着窗户往外看去。

    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一亮漂亮的红色法拉利敞篷跑车正停在他们院子门口,驾驶座上,一个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飘着一头金的白人美女正在含脉脉的看着虎娃的方向。

    “我艹,不是吧,这么大胆。”木风顿时就惊讶了,因为他认出来了,这个美女,就是那个号称欧洲第三的美女,教皇之女,玛吉斯·安莎。

    虎娃看到她,顿时就冲她大喊道:“美女,你是来诱惑我的吗。”。.。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