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八十四章 吃了我吧2bc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1章第一卷

    第85节第八十四章 吃了我吧

    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后,庞燕的脸上已经是泪如雨下,看着光头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不世的仇人一样。(

    听到这话,光头顿时就一个踉跄,把庞燕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噗通一下跪在了她面前,看着手上的银镯子,两眼无神,仿佛这世间就只剩下了这个银镯子了一样。

    忽然,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庞玉,眼睛里充满了不思议。

    “你的意思是,那天之后,月儿她有了身孕,而且生了一个女儿?”他转头看着庞燕一脸惊讶的问道。

    “是。”庞燕说着,已经闭上了眼睛。“当年,你走了以后,姐姐就有了身孕,是一个苗族的大祭司怎么能有身孕啊,所以她对所有的人隐瞒了这件事,一直到孩子足够大了,她体内的皇后终于被触动了。”

    说到这里,光头忽然大叫了起来。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错了,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他歇斯底里的叫道,一巴掌一巴掌的朝着自己脸上就猛的抽了过去。

    “我不是人,我是混蛋。”

    听着他们的话,看着他的动作,虎娃忽然明白了什么,不思议的看着小玉儿,然后看了看光头,又看了看庞青,叹了口气,一不发。

    忽然,光头的手停了下来,脸已经高高肿起来了,目光凌厉的像一把刀,看着庞燕问道:“是谁,是谁最后送她走的。”

    “怎么,你还想杀人吗,好啊,那你杀了我,是我送姐姐走的,是我杀了姐姐的,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太痛苦了,每天看着她不断的哀嚎,我简直都要崩溃了。”庞燕两眼通红,伸出自己的右手看着他说道:“我就用这只手,杀死了我的亲姐姐,然后从她的身体里强行传承了暴躁到极限的皇后。”

    光头顿时就蔫了,那一年他走后,查了非常多的资料,知道皇后六翼金蝉的怕,也知道,如果皇后的宿体只要体内的精血不足以让它保证正常生长的话,它就会变得非常暴躁,分泌出非常多的毒素让它的宿体生不如死。

    而女人如果生了孩子以后身体肯定会非常的虚弱,身上的精血肯定不够。

    他不敢想象,当年庞玉的妈妈在生了她以后承受的是怎样的痛苦。

    “砰。”他一拳头砸向了脚下的地板,顿时把光洁的瓷板上砸的裂开了花纹。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如果告诉我,即便是杀了整个苗寨的人,我也会救她出去,皇后,我管他什么皇后,谁敢夺了她的命,我就杀了谁。”

    他非常暴躁的说道,眼神里带着痛苦和复杂的神。

    “好啊,那你去杀了苗寨的八大长老,当年,是他们一手把姐姐的尸体给烧成了灰烬扔进了万丈悬崖,让我现在连祭奠她的地方都没有,你去杀了他们啊。”

    庞燕顿时就看着他吼道:“反正你体内已经有了蛊王的种子,即便是蛊王,也不能伤你分毫,大不了就是让你体内再多一颗蛊王的种子,你不是本来就想死吗,去吧,去啊。”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光头立马就站了起来,看着虎娃说道,虎娃看的出来,他的眼神里已经被绝望给覆盖了,他知道,他要离开,怕是就是去杀所谓的苗寨八大长老。

    “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但是,我不能让你走,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女儿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一个礼拜后。”虎娃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顿时,光头原本充满死寂的眼神立马就多了几分光彩。

    “你说什么,小玉儿,她,怎么了。”他声音沙哑的看着虎娃,两眼通红,然后回头看着两眼通红的庞燕,和两眼挂满泪水的庞玉。

    “你,告诉我,我女儿,她究竟怎么了。”他指着庞燕一字一顿的问道。

    庞燕顿时就笑了,大笑特笑。

    “这就是你,自私,笑的男人,王光,你不知道吧,你女儿生下来就是纯阴之体,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靠着六翼金蝉的幼虫在吸收阴气才能安然到现在,不然的话,她现在早就已经瘫痪,甚至能已经死了。”她说道,神色变得暗淡了下来。“我刚刚给她把脉了,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大量的阴气涌了出来,照这样下去,即便是六翼金蝉的幼虫也承受不了,怕是不到三日就会死了,到时候。”

    她没有说下去,但是光头已经明白了。

    当年他为了查对付六翼金蝉和蛊王的种子的方法,他博览群书,对于纯阴之体,他也略知一二。

    “那,要怎么办。”他傻傻的问道,然后忽然一愣,看向了虎娃,噗通跪了下来。“求你,救我女儿,你能救我女儿,我愿意为你去死,求你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了。”

    他的声音凄厉,几乎是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这么多年,我就一直靠着一个梦在或者,我总在想,当我找到对付六翼金蝉的方法了,我就回去找月儿,我一直告诉自己,她还活着,十六年了,我没想到,我没想到,她竟然已经走了。”

    他说着,再次一拳砸向了地上的瓷板。

    “砰。”又一声脆响,地上的瓷板再次被砸的裂开。

    看到这一幕,木风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些恩怨,他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他在意的是,光头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范围,他原本以为自己和他之间顶多就是一线之隔,如果要用心对抗,还是有赢的把握的,但是现在,他对自己没有丝毫的信心了。

    “你先起来。”听到他的话,虎娃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刚刚我和庞燕进房间去,就是去讨论这个事,我已经答应要救小玉儿了,虽然这样做,能会让我背上无穷的骂名,但是,我不能亲眼看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就因为我的不帮而死掉。”

    “见而不救,犹如杀人啊。”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听到他的话,光头顿时就噌的站了起来,却没有对他说谢谢,而是想到了他要帮自己女儿的话,必须要用的那个方法,顿时感觉浑身一阵僵硬。

    “只能这样吗。”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虎娃。

    虎娃顿时就毛了。

    “我靠,你问我,我tmd怎么知道啊,我只知道我身体里的阳气能帮她,只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抽出来啊,你以为我想用那个方法啊,怜我一世英名啊。”

    他说着,无奈的叹了口气。

    的确,要让别人知道他睡了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的话,别说是路人了,就是他爸妈怕是都不会放过他,是此此景,他没有任何选择啊。

    “好了,你们继续争吧,我先去上班了,这都九点了,我又要迟到了。”虎娃无奈的说道,就拉开门准备走。

    这个时候,王秋艳忽然走了过来看着他说道:“你今天不用去了,我已经给刘殿德打电话给你请假了。”

    “不是吧,你给我请假了,你怎么给我领导说的啊。”虎娃立马就看着她问道。

    “很简单啊,我就告诉他说,我要带你去考察一下我的公司,等你回去了,写成报告给他拿回去,他满口开心呢。”王秋艳很淡然的说道:“我想他现在也很需要这份报告,所以,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刘老虎一会就给你送过来了,我已经给他发传呼了。”

    虎娃顿时一愣,问道:“刘老虎,我不记得他也会写报告啊。”

    在他的印象里,刘老虎就是一个大老粗,虽然说脑袋很够用,而且做事也有经验,有手段,但是却不是舞文弄墨的的材料。

    “你是猪啊,你以为想要弄一家公司那么简单啊,我已经开始让猎头公司招人了,现在已经招了好几个大学生了,虽然水平都不是很高,但写个材料根本不是难事。”

    王秋艳摆摆手说道:“你现在还是赶紧把眼前的事给弄好吧,该睡觉睡觉,该忙啥忙啥,基本上今天一天到下午六点之前你都没事做。”

    “下午六点之后我有什么事?”虎娃顿时一愣,再次问道:“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王秋艳顿时就呵呵一笑,说道:“你现在是我的大老板了,而我,是你的顾问兼秘书,所以啊,你的时间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今天六点之后,刘殿德要和酒厂的厂长王长水在大龙酒店设宴请我和刘老虎,讨论酒厂的转让事宜,到时候,你作为刘殿德的第一秘书,也作为大龙投资公司的两边身份,于于理都必须要到场。”

    “好,听你的,太爽了,以后你每天都给我计划吧,这样的话,我就有大把的时间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了,他妈的,每天都闷在办公室里,我都快崩溃了。”

    虎娃顿时就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看着眼前的光头和庞燕等人问道:“我暂时自由了,你们呢,现在什么状况,需不需要找个空地打上一架,不敢在这里打,这个酒店从今天开始已经是我的资产了,砸坏了都是要花钱的啊,特别是光头,你都砸坏了两个瓷砖了,一块最少五十块,从你工资里扣啊。”

    他说着,做出一脸心疼的样子。

    “抠门。”

    “很抠门。”

    “非常抠门。”

    顿时就有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光头则是有些无语,不过经过他这么一说,几个人之间的气氛也开始缓和了起来,没有刚刚那么剑拔弩张了。

    “很简单,从今天开始,虎娃,你只要有时间就陪着小玉儿就好,你要温柔一点,小玉儿才十六岁,不要弄伤了她。”庞燕顿时就看着虎娃说道:“如果你感觉火气太旺了的话,不行我也陪着你,随时给小玉儿做后备力量。”

    “我也加上吧,我怕你们两个都摆平不了他。”王秋艳顿时也无奈的说道。

    庞燕顿时冲着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对于虎娃的强大,她昨天晚上已经深深体会到了。

    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伺候得了的。

    “不是吧,你是说要我现在就陪小玉儿。”虎娃顿时就惊讶的看着庞燕说道:“是不是有些早了啊,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他纠结了,虽然说实话,他对这一刻挺期待的,但是真的让他干,他还真的是有心理阴影的。

    毕竟,对方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如果说她能再大上几岁的话,哪怕是十八岁,他的心里都能平衡,好歹成年了,是人家只有十六岁,这就让他是无穷的纠结。

    “怎么,你不愿意啊。”庞燕顿时就看着他问道。

    “不是,我不是,我,只是,哎。”虎娃说着,拍了下大腿,直接蹲在地上。“这事的确要让我好好想想啊,虽然我知道道理,我只是在救人,是,事终究是要发生,我还是需要一点准备的时间。”

    “已经没有时间准备了,越往后,她的身体就越难恢复,等到三天后,小玉儿身体里的六翼金蝉幼虫死了,她体内的阴气彻底的释放了,那个时候,即便是你,怕是也救不了她了。”庞燕无奈的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不然的话,我也不愿意让你碰她一下。”

    虎娃顿时一愣,抬起头看了一眼脸色羞红的庞玉,然后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就这样吧,反正迟早都是要死,早早来一刀也爽快,让下面服务生给弄点饭送上来吧,我们先吃饭,我都饿了。”

    听到他的话,顿时,庞燕的脸上就放松了一些,庞玉的脸色也放松了下来。

    就连光头,都不自觉的放松了表。

    如果真的虎娃不肯答应的话,他们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在短短的时间里想要找到一个纯阳之体的男人,谈何容易,再说,即便是能找到,让这么一个陌生的男人睡了自己女儿,光头怎么都是不愿意的。

    即便是为了救人,他也不愿意。

    “好了,都别想这个事了。”虎娃说着,就站起来走过去打开电视机。“看电视吧。”

    他说道,却发现电视里正在放早间新闻,顿时就有些无语。

    过了没一会,底下的服务员就送上来了一车丰盛的早餐,几个人在商务套间的小餐厅里吃完饭,然后庞燕就带着庞玉走进了卧室里。

    虎娃纠结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等一下。”光头忽然把他给叫住了。

    虎娃一顿,转过头看着他。

    “好好对我女儿,不要太用力。”他说道。

    虎娃顿时纠结,一不发,叹了口气,转身往客房里走去。

    顿时,外面就只剩下了庞青和光头还有木风,王秋艳早早就已经进到卧室里去了。

    “你叫庞青,你是庞月的什么人。”外面,光头看着庞青问道。

    “当你需要知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庞青冷冷的说道,冰冷的声音让光头都有些不舒服,顿时点点头,不再问了。“如果你需要帮助,尽管和我开口,我绝对不会拒绝的。”

    他说道,只是庞青根本不理他,只是拿着遥控板不停的换台,显然,他心里现在也很烦躁。

    三个人只有木风一个比较安静,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事。

    卧室,虎娃一进门就先看到穿着一身白色睡裙的王秋艳正躺在床上,一只手在自己光洁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裙子被她一会撩起一会放下,大腿根处的黑色若隐若现,显然,她竟然没有穿底裤,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酥胸上轻轻的揉着,舌头在嘴唇上舔着,衣服撩人的样子。

    “来吧,吃了我,给小玉儿来场现场教学。”她嘴巴里发出阵阵呻吟的声音说道。

    看到她这幅样子,虎娃顿时心底的火气就彻底被撩拨了起来。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