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六十四章 我房里有黄碟985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六十四章我房里有黄碟

    第二天早上,虎娃起床的很早,而且精神倍儿足。

    起来的时候,他看了下表,才六点半,不由夸奖了自己一句。

    “虎娃,你真厉害,六点半就能起床。”他说着,只是这个时候,他却看到院子里木风正在压腿,不由就有些郁闷了。“总有变态和人不一样。”

    他咕哝着,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木风给自己的一本书,说是天星子给的,让他学。

    于是就从口袋里把已经揉的皱巴巴的薄书给拿了出来。

    “皇帝内功。”

    看到书上的名字,他第一时间先感觉这本书完全就是街上三块钱一本骗小孩用的那种“秘籍”。

    强忍着把书撕掉的冲动,翻开书看了下去,第一行就把他给吸引住了了。

    “欲练此功,两个要素,第一,阳物巨大持久力强,第二,喜爱御女。”

    “我艹,这书简直就是我虎哥我量身定制的啊。”他两只眼睛顿时就亮了,急忙往下翻看了下去,越看越痴迷,越看越有劲,足足愣了一个多小时,把书上的东西看完,他才缓缓的动了下脖子。

    “不是吧,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通过睡女人来练气功,太扯了吧。”这是虎娃的第一感觉。

    “难道是老家伙算到了我对女人特别感兴趣,所以才给我拿了这本书?”这是虎娃的第二感觉。

    只是这个第二感觉让他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如果事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的一切秘密都掌握在人家手上,人家想要收拾他,不过就是翻手覆手一瞬间的事。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反正想了也没什么用,等会先去找个女人试试这个气功怎么样,是了,先背下来再说。”他说着,沉下心翻着书开始硬背了起来。

    他的记忆里很好,这也是他在学校的时候虽然调皮捣蛋不听课,但是学习成绩还很好的缘故。

    时隔多年再次背书,虎娃发现自己的记忆里不仅没有衰退,而且变得更加厉害了,不过是看了三遍,就已经把整本书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又看了一遍,确定自己背的没有错,这才把书压在了自己床下,这才翻身出了门。

    “怎么样,那本书对你还有用吧。”他刚出来,木风就看着他问道,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显然,那本书上的内容他都知道。“哪里不懂的话,以问我,我三岁开始就练气功了,到现在有二十多年了,应该能帮上你一些忙的。”

    听到他的话,虎娃一愣,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谢,我暂时不需要。”

    说着,他就往门口走去。

    对于这个家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已经习惯了。

    背着手走到自己家的院基上,就看到工人竟然已经开始干活了,刚一愣,就看到他爸在喊他。

    “虎娃,过来,别发楞了,和我把这根木头给抬走,在这里放着碍事。”

    听到他的话,虎娃立马就跑了过去。

    忙活了一早上,吃了点饭,就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虎娃惦记着王寡妇,吃过饭本来是要休息,是他却兴奋的睡不着觉,溜出家门就要往王寡妇门口走,却看到木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跟在了自己背后,不由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是鬼啊,怎么一直缠着人不放啊,你就不能给我一点点点点的自由空间啊,我是人,不是牲口,不需要你总是跟着,求求你,给我点自由的空间,好不好啊。”

    虎娃一脸请求的看着他双手合十的说道。

    却只得到了木风一个沉默的摇头,不由无奈的吐了一口气,说道“我对你没办法了,爱跟就跟着吧,我告诉你了,我不是去干什么好事,你如果感觉良心不安的话,就不要跟来了。”

    有个人保护自己固然是好事,但是不管上厕所拉屎尿尿还是睡觉吃饭,甚至偷的时候都要跟着的话,就的确有些过分了。

    不过谁让他还打不过人家,只能咬着牙忍了。

    饶了一个圈子,走到了王寡妇的家门口。

    此刻正值中午,头顶的太阳火辣的热,人们大都是在家里睡觉,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虎娃四面瞄了瞄没人,跐溜一下就跑进了王寡妇的家里。

    说来,这个王花草也是个怜人,早年丈夫病死,倒是给她留了一个孩子,但是却一直都被丈夫的家人给养着,因为怕她把孩子也给克死了,根本就不让孩子过她这边来一下。

    他进门的时候,王花草正在烧水,看到他进来,顿时就冲他喊道“哟,虎娃啊,你跑到我一个寡妇的家里干什么来了啊。”

    “来看看你啊,好歹你也是我队里的社员,身为队长,关心下社员的生活也在理之中嘛。”虎娃嘿嘿笑着说道,反手就把她家的大门给插住了,这才往她烧火的灶台边上走过去。

    看到他把自家的门给插上,王花草本能的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不过她一个寡妇,没什么怕的,任由他进来,还是很自然的往锅灶里塞柴火。

    虎娃走到她的身后,蹲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身子,顿时就露出了垂涎欲滴的眼神。

    昨天晚上,他只听到了声音,今天,他距离的这么近,加上王花草穿的花裙子,膝盖以下的腿都露在空气中,他看的清楚,她的腿特别的嫩白,完全就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倒是和李香草的皮肤都有的一拼了。

    “说吧,你想干什么,不会是想睡了我吧,你要想好了,我是克夫的命,已经把我丈夫给克死了,和我睡觉的男人都没好下场的。”感觉到了虎娃火热的眼神,她心里一紧,说道。

    虎娃顿时就笑了,说道“按照你的意思,那村长老刘肯定没什么好下场了,我说的对不对啊。”

    听到他的话,王花草原本平静的表顿时就大变,惊讶的看着虎娃,然后立马就淡定了起来,冲他吼道“你胡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给我走,走,从我家出去,快点,要不我就喊人了。”

    “那你喊吧,喊吧,我正好告诉村里人你昨天晚上和刘康复在村东头的破屋里干的那点丑事,哼。”虎娃这是在直接的威胁了。

    听到这话,王花草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

    她太清楚,如果虎娃把这件事捅出去的话是什么后果。

    刘康复当不成村长是小事,她肯定是在村里待不成了,他丈夫死了以后,他家里的人一直就对她十分的讨厌,只是碍于她是遗孀,没法撵她走,如果这件事捅出去了,正好就给他们家里人一个撵她的绝佳理由,她就真的惨了。

    “怎么样,你想喊呢,还是让我好好亲热一下呢。”虎娃说着,就伸手在她光洁的脸上摸了一把,火烤加上天热,再加上他这句话的刺激,王花草的脸上此刻沾满了汗水。

    虎娃伸手一摸,竟然摸了一手的水迹。

    被他一摸,王花草顿时就有些慌乱,但是还没等她躲开,虎娃就趁势手再次往下了一截,直接顺着她的领子口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一只挺拔的山峰,顿时,一股柔软酥麻的感觉从他的手心传到了拳神,让他感觉浑身都舒服的颤抖。

    “真舒服啊,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让刘康复那个老不死给糟蹋了,想要男人还不简单啊,来,虎哥陪你。”他y笑着,一把就把王花草给抱了起来。

    “别,火还没烧完呢,等会了。”王花草认命的说道,虎娃的揉抓依然让她浑身酥软了起来,现在,她就只想他赶紧完事了,能够放过自己。

    听到她的话,虎娃一愣,顿时就嘿嘿一笑,往锅灶里一看,摇头说道“没事,那么点火一会自己就灭了,我们先办正事。”

    他说着,两只手用力,就把王花草给抱了起来,走向了她的房间里。

    她的房间里收拾的还算干净,只是家具太少,看上去显得有些寒酸,所有的电器只有一个电风扇,还是超老的那种。

    “这屋里的东西太少了,赶明儿我给你补上。”虎娃说道,就把她放在床上,直接压了上去,两只手紧紧的抱着她一双饱满的屁股,感受着那梦寐已久的酥软,他感觉自己浑身都要爽透了,下面的大家伙已经是一柱擎天了。

    只是没想到,对他的话,王花草根本就不领。

    说道“哼,你们男人我太清楚了,说话和放屁一样,根本就不靠谱,刘康复睡了老娘,说是要给我家里免了农业税,是今年不是照样收了,臭不要脸,还威胁我。”

    “他个老东西算个屁,我告诉你,我虎娃说话绝对算数,你不信是吧,好,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就信了。”

    虎娃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说自己说话不算数,听到这话,顿时就毛了,放开她,从口袋里掏出了还剩下的几千块钱现钱,从里面抽出了将近十张,放在了床边上的桌子上。

    “这下你信了吧,这些钱你买电视机都足够了。”他很豪爽的说道。

    看到这些钱,王花草顿时眼睛就亮了,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把钱抓到手上,一张张的数了起来,脸上带着激动欣喜的光芒,对于虎娃摸她的屁股再也不反抗了,好像没感觉到一样,只是一遍遍的数钱。

    “好了,都是给你的,跑不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办正事了。”虎娃看着她嘿嘿笑着说道“你不要说昨天晚上刘康复把你给弄的到现在都没缓过气来啊。”

    听到这话,王花草立马就呸了一口唾沫。

    “别提那个老东西了,连三分钟都没坚持下来,下面的家伙小的跟小指头一样大小,老娘都还没感觉他就完事了,是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事的。”她说完,奇怪的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于是就把昨天晚上路过正好听到的事简单的给她说了一下。

    “哎,还好是你听到了,若要是别人听到了,怕是就麻烦大了,看来,我要给那个老东西打个预防针才行。”她说着,就下了床把小电扇给搬了过来对着床打开,然后把虎娃给的钱仔细的收好,这才嬉皮笑脸的躺在了虎娃的身边,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随便的揉捏着。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十三张百元大钞,那是她王花草一年不吃不喝也攒不下来的钱,虎娃的阔绰直接把她心里所有的防线都瞬间给攻破了。

    “怎么样,现在不会还想叫人吧。”虎娃打趣着她说道,一只手已经不安分的伸到了她的大腿根处抚摸了起来。

    王花草急忙说道“不了,不了,我本来就没准备叫,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看你,还当真了,我这残花败柳的身子,你想要,随时来就是了,姐姐我这大门,随时都给你开着呢。”

    她说话的声音顿时都变得软声软气的了。

    她一个寡妇,无依无靠的,忽然有人送钱来了,而且一送就是她一年都赚不来的钱,以说,这个时候别说是要睡了她,就算是要睡她一年都没问题。

    “这就对了。”虎娃一笑,然后在她大腿上的手不由多用了几分的力气,顿时让她舒服的轻喘了起来。“跟着我,不会少了你好处的,哎呀,你看这皮肤,啧啧,多白嫩啊,摸着真舒服。”

    他说着,忽然愣住了,手放在王花草的两腿之间深处,奇怪的看着她。

    “你这里,怎么光光的。”他说着,忽然想到了一种能,惊讶的说道“你竟然,是白虎。”

    王花草被发现了秘密,顿时低着头苦涩的点了点头,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藏钱的地方,她现在就担心虎娃因为她是白虎忽然不想要她的身子,把钱给拿走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知道她是白虎,忽然立马就兴奋的跳了起来,脸上带着的明显是开心的笑容。

    “我艹,我的运气这么好啊,竟然这么就碰到了一个白虎。”他此刻简直是笑翻了天。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早上看的那本皇帝气功上有这么一句话。

    “御白虎女,一女之阴气,胜过寻常女子百人,初学者则真气瞬间达到入门。”之后还写了一段话,大概的意思也就是说白虎之身有多么厉害。

    只是这句话被虎娃直接给忽略了,再厉害的女人他也不怕,他现在想的就是立马睡了王花草,感受一下这狗屁皇帝气功究竟是不是骗人的。

    王花草心里本来还在忐忑,看到虎娃并没有生气的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立马就迎了上来,一只手顺着他的裤裆就摸了过去,立马就摸到了一根粗长的棍子。

    “呀,这是,啊,难道,你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大。”

    她惊讶的叫道,就低头去看手上的庞然大物。

    虎娃被她一抓,顿时舒服的浑身一颤,挺着腰就往上送了一点。

    同时,伸手也把王花草的裙子给扒了下来,一把又把她的裤头给扯掉,顿时就看到了传说中的白虎模样,心里顿时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再也忍不住,一把抱着她就紧紧的,翻身就把她给压了下去。

    一下子挺入,立马就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吸力传了过来,好像要把自己的魂都给吸走。

    他终于明白了王花草的男人是怎么死的,怕是八成就和她下面的白虎有关,她的**太强,而且身子的诱惑力也大,男人很难把持住,总是想要,但是次数太频繁了,她是舒坦了,男人却脱阳了,身子慢慢就变得差了起来。

    也就容易生病了。

    所谓的白虎克夫,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虎娃急忙就按照皇帝气功的方法控制自己的心神,然后按照九浅一深的法子慢慢的运动了起来,他的家伙大,谓是资本雄厚,几下就把王花草弄的咿咿呀呀的乱叫了起来。

    巫山**不停息。

    两个人折腾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王花草已经累的趴在床上不能动弹了,身子都丢了三次了,虎娃这才满足了,一股热流猛的喷涌而出,进入王花草的身体。

    就在这时,王花草的身体里也猛的涌出了一股凉气,和虎娃的热流一冲,竟然把虎娃的热流再次冲入了虎娃的身体里,冷热交合,顿时就让他感觉浑身都舒服的冒汗。

    只是王花草却显得十分疲惫,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我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皇帝气功。”虎娃惊讶的说道,感受着身体乱窜的气息,急忙用皇帝气功上的方法开始引导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双目里绽放出一抹慑人的精光。

    看了一眼床上躺着已经熟睡了的王花草,起身穿上衣服,把电扇往边上挪了一点,又给她盖了个床单,这才轻轻的走出了门。

    此刻,刚刚下午三点多,天气正热,但是虎娃却完全没有来时的那种烦闷,心里无比的舒畅,即便是被太阳晒着,也不感觉有多么的热,身体里一股气流在不断的奔走着,端的是无比的神奇。

    “看来老家伙也不是完全不靠啊,这个皇帝气功就很不错。”他心里想着,就走出了门。

    刚出了王花草的门,就感觉到身后一阵气流变动,立马就转过了身,就看到木风正在他背后站着。

    “你想吓死我啊,忽然冒了出来。”他没好气的说道,真被吓了一跳。

    只是木风现在比他更加惊讶,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虎娃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他也玩过好几次这个游戏,他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存在,但是这一次,他很轻松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顿时就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我的性取向很正常。”虎娃被他看的浑身发毛,不由的护着胸前往后退了几步说道。

    木风顿时就笑了。

    “你呀,放心吧,我即便是个玻璃,也不会找你这种没品的货色,我只是感觉你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你难道没感觉到吗,我以前站在你背后的时候你都感觉不到的,是这次,你竟然立刻就感觉到了。”

    他说道,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

    听到这话,虎娃也顿时愣住了,他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算了,先不说这个事,我们先离开这里,省的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虎娃摆了摆手,立马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路,木风就烦了他一路。

    无奈,他只能看着他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我能告诉你,刚刚我进去找的那个女人,是个白虎。”

    他说着,嘿嘿一笑,哼着歌继续往家里走。

    “我靠,不是吧,你也太凶悍了吧,不过也就只有你这种非人类能把白虎给撂倒。”他追着虎娃说道。

    皇帝气功他也看了不止一次,对于上面的介绍他当然知道,但是他也十分清楚白虎有多么难对付,一般男人,根本消受不了,更不要说要达到皇帝气功上所要求的那种三泄的境界。

    所谓三泄,也就是说要让女人泄三次的身子自己才能泄身。

    这种难度,根本不是一般男人所能企及的。

    听到他的话,虎娃只是嘿嘿的笑,并不说话。

    还没到自己家,远远的,他就看到村支书刘美丽正在自己家的地基前站着,和自己爸喜笑颜开的在说什么。

    不由就一愣,心里猜想八成是县里的文件下来了。

    果然,他走到近前,刘美丽看到他,就把手上的一个信封递给了他。

    “虎娃,没想到啊,你竟然这么出息,县委书记秘书,这是个不小的官啊,甚至比咱们小风镇的镇长级别都要高一截啊,比我这个村支书更是高出了十万八千里啊。”

    刘美丽看着他笑道,眼神里带着一丝奇异的身材。

    “都是运气,运气。”虎娃笑着接过信封,看了一下文件。“我还以为直接去报道就好,没想到还真的送了文件下来。”

    “那是因为你本身是村干部,按道理是要先通知村里的,看来咱们县委书记对你很看重啊。”刘美丽笑着说道。

    虎娃打了个哈哈,没说话。

    他知道,这是刘殿德向他表示重视的一种手段,他主要还是担心虎娃把他的事给泄露了出去。

    等到送走了刘美丽,和木风单处的时候,他才一脸凝重的看着他说道“谢谢。”

    “谢什么?”木风顿时愣住了。

    “我不是白痴,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刘殿德不仅不会给我这个秘书的位子,反而能会不惜手段的整我,所以,我要谢谢你。”他说道。

    木风顿时摆摆手,很臭屁的说道“不用谢,我是你师兄,师兄保护师弟是分内的事。”

    “切,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真是没羞没耻。”虎娃顿时就不屑的看着他说道,说完,脸色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她,有消息了吗。”

    听到他的话,木风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了,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有,好像消失了一样,不过你放心,不止她一个在执行这个任务,还有好多人都在一起,而且,这次的任务的时间比较长,能要有半个月,也能一个月,这才几天,肯定没什么结果的。”他说道,只是脸上的表却越来越凝重。

    看着他掩藏不住担忧的脸,虎娃就知道,他肯定还有很多事没有透露,只是他也知道,他不愿说的事,即便问也没用。

    “好了,不说这个纠结的事了,你不是喜欢跟着我吗,走,陪我买点东西,去看看刚刚走的那位村支书,明天就要走了,一个个都要拜会啊。”

    他笑着说着,顿时又换来了木风一个大大的白眼。

    虎娃嘿嘿一笑,眼神里闪着一股yd的笑容,显然又想到了什么坏事。

    只是他的笑容背后,显然隐藏了一丝无奈。

    “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哪怕是断了胳膊断了腿,我都要你。”他看着天空,心里默默的说道。

    到了刘美丽家里,又是一番胡天胡地。

    等到傍晚的时候,才从她家里走了出来。

    在她家里,虎娃也彻底证明了一个东西,那就是白虎对皇帝气功的好处的确比一般女人要强的多的多。

    他从王花草家出来的时候,几乎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气流在窜动,是从刘美丽家里出来感觉不到多大的变化。

    “看来我以后要多找白虎女人下手才行了,这个气功挺好使的,我现在力气都变大了许多。”他心里想着。

    村里的事几乎就这么告一段落,本来虎娃想要晚上就走,但是想着今天一走就不能这么随意的回来看爸妈了,想了想,还是决定等第二天了再走。

    当天晚上,他再去找了王花草,又和她胡天胡地了一番,待到舒服极了,这才晃晃悠悠的回家。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起来,虎娃妈就已经做好了饭,虎娃爸也早早的起来了,村支书刘美丽,就连村长刘康复都来了,给虎娃送行。

    真谓是一人成仙鸡犬升天,虎娃当了县委书记秘书,还没上任,就已经在村里是地位超然了。

    之前一直和他因为竞争打井队份额有矛盾的刘长寿,都拎着几瓶罐头早早跑了过来。

    显然,也是来献殷勤,他主要还是担心虎娃当了官后会记恨他,整他。

    “放心吧,长寿哥,我虎娃不是那么不计面的人,我们俩虽然曾经是生意上的对手,但是,说白了,我这一手技术还是跟着你的时候学的,所以啊,你不欠我什么,也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虎娃看着他说道,然后就上了木风的车,绝尘而去。

    木风一路狂飙,好在他的车前面有特殊通行证,以直接进入县委大院,到了县委楼下下了车,虎娃急匆匆的就往楼上狂奔,就怕自己迟到。

    只是当他风急火燎的冲上了楼,跑到县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却看到门开着,里面却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扫地的阿姨在拖地。

    “小伙子,你来办事啊,都还没上班呢,现在才七点多,还没八点呢,这院里的人都八点半才上班呢。”

    阿姨一句话,顿时就让虎娃愣住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又问了阿姨一些事,就从房间里拿了个盆子就去要出去打水。

    “阿姨,我今天开始就在这上班了。”虎娃冲着阿姨笑了一下说道。

    擦桌子擦椅子擦窗台,擦门,擦窗户,擦桌子板凳腿,连桌子上放的冬青的叶子都被他给擦的干干净净,当他把地刚刚拖完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天在县长办公室坐着看书的那个女人款款的走了过来。

    上身白色半袖衬衫,下身黑裤子黑皮鞋,还和那天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咦,你怎么在这里啊。”看到虎娃,她顿时惊讶的叫道,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喔,我想起了,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上班了,小弟弟,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见了我要叫姐姐喔。”

    她嬉笑着说道,和虎娃拉近着关心,然后看着他手上的拖布就一愣,说道“你把那边的地都拖干净了啊。”

    “是啊,这本来不久是秘书要干的活吗。”虎娃说道。

    “不是,你一个大男人,会干活吗。”女人说着,顿时就小跑了两步趴在门口往办公室里一看,只见地上一尘不染,桌子上窗台上柜子上都是干干净净的,看上去好像新的一样,顿时就愣住了。

    “怎么样,我这个大男人干的活还算不赖吧。”虎娃嘿嘿笑着说道。

    只是即便他有皇帝气功在身,干完这些活也感觉身上有些酸。

    主要是这种活他好久都没干过了,他记得,上次干这种活还是过年大扫除的时候。

    “很不错啊,看不出来嘛,你竟然这么心细,板凳腿都擦干净了。”女人笑着说道,丝毫没注意到,虎娃的眼神此刻正在愣愣的盯着她的屁股不放,喉咙里发出了咽唾沫的声音。

    不知道怎么,自从身体里有了真气以后,他对女人就非常的敏感,看到漂亮的女人,性感的女人,就不自禁的想要冲动。

    这女人的模样就很不错,身材也很好,关键是,屁股也不小,扒在门上看着里面,两条腿扭在一起,本来就很紧的裤子根本就束缚不住她那圆润的臀部,看的虎娃眼睛发热。

    “要不你帮我把这边也收拾下吧。”女人回过头看着虎娃,正好和他火热的目光对视在一起,脸色不由一红,竟然轻轻的低下了头。“你,你怎么了啊。”

    虎娃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些,这才说道“我很好啊,只是姐姐你太迷人了,我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就想看看你的脸蛋。”

    他笑着说道。

    “是了,姐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听到这句恭维的话,女人顿时愣了一下,脸上顿时露出了妩媚的表。

    “你呀,这个嘴巴就是会说话,我叫王茹,你呢,刘虎娃,对吗。”她说着,就把身子往虎娃的身边靠了靠。

    虎娃正想有点动作,就忽然听到远处楼道口有人在说话,急忙往后退了一点,冲着王茹打了个颜色。

    王茹立马就会意了过来,闪身就进了县长办公室,虎娃则是就门口,脸上带着谦卑虔诚的笑容,看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他已经听出来这是刘殿德的脚步声。

    这也就是他的过人之处,在皇帝气功开始练了以后,他的听力比以前强了很多很多。

    “呀,你这么早就来了啊。”刘殿德看着他站在门口,顿时就笑道“站在门口干啥啊,不要拘束,放松点,以后在这里工作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

    他很轻松的说,只是虎娃知道,他这只是客套话而已。

    刘殿德进了门,看到屋子里干净的样子,顿时就愣住了。

    “这些,都是你收拾的啊?”他立马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点点头。

    “不错嘛,村里的小伙子就是勤劳,看来我是见到了一个宝啊。”他笑着说道,心里对虎娃是满意到了极限。“小王,小王啊,过来一趟,带着虎娃去办一下手续,把出入证给弄好,是了,虎娃,你肯定还没住的地方吧,小王啊,你顺便带着他把宿舍给安排了,然后把他给带回来。”

    他冲着门外喊道,王茹顿时就走了进来,一脸恭敬的看着他。

    就听他继续说道“我把人嫁给你了,你一定要把人给我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啊。”

    “瞧您说的,您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虎娃弟弟,走吧,姐姐带你去办手续。”她声音酥麻,打趣的看着忽然说道,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身子不经意的在他身上蹭了一下,正好用肥硕的臀部在他的腿上顶了一下。

    办手续并不麻烦,一听说他是新来的县委书记秘书,人事科的科长,一个小眼睛低个子戴着眼镜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简直脸上都快开花了,一脸笑眯眯的全程陪同。

    一直到把他给送走了,才松了一口气。

    “姚科长,不就是一个小秘书吗,我们用得着对他这么尊敬吗。”身旁,一个女人皱着眉头看着他问道。

    听到这话,男人顿时就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急忙说道“嘘··,小声点,一个小秘书,亏你能说得出来,咱们县委书记那是一般的县委书记啊,人家在这个位子上已经呆了几年了,听说就要往上调了,这个时候招一个秘书进来,你以为能是普通人啊。”

    他一脸教导的看着女人说道“再说了,就不说这些麻烦的,就算是他是一个普通人,你以为我这个正科级的干部官能大过县委书记秘书啊,没文化,小王啊,你才来没多久,很多事都不懂,我知道你是大学生,但是呢,实际工作中的很多道理啊,是你在大学里学不到的。”

    他说着,就摇摇头,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留下女人一个人愣愣的发呆。

    “哇,这宿舍真美啊。”看着眼前的宿舍,忽然顿时就一脸的惊讶,不光是因为大,还以为里面已经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地上都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客厅里,还放着一个20寸以上的彩色电视,卧室里竟然还有一套整齐的全新被褥。

    王茹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说道“屁话,你现在是正式的职工,住在县委大院里本来就很应该啊,不过,按说你一个刚上任的秘书不应该住两室一厅的单位房,这房子里的东西都是专人收拾好的。”

    她说着,顿了一下,这才神秘的说道“有些事,以后你就知道了,姐姐我的房子就在边上那间,没事的话,以后多到姐姐那边坐坐喔。”

    “那我们现在去干什么啊,姐姐。”虎娃眼神火热的看着她说道,身子缓缓的往她身边靠了靠。

    王茹一愣,顿时眼睛里闪过一丝警惕,说道“你想干什么,姐姐我不是好欺负的哟。”

    她说着,还冲着虎娃挥了挥小拳头,却看到虎娃从她身旁贴着她悠然的走了过去,就在她以为他要出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他一把把门给关住了。

    “好不容易出来一会,就这么着急的回去,是不是有点太没意思了啊,姐姐要不你陪我看会电视吧。”他说着,身子紧紧的贴着王茹,嘴巴呼出的热气直接冲着她的脸吹了过去。

    王茹顿时就往后退了一步,只是她一退,虎娃就往上逼。

    就在虎娃以为她要生气的时候,她忽然冒出了一句话,让他彻底的石化了。

    “晚上了好不好,我房里有黄碟,我陪你看。”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口吐香气,红着脸,抬着头,看着虎娃,两只眼睛里带着桃色的光芒,端的是无比的诱惑。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