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四十四章 我干你老婆19b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四十四章我干你老婆

    “这不是我的家伙太大了,而是刘殿德的家伙太小了吧。”

    听到她的话,虎娃心里是这么想的。

    虽然这些话他是会说出来的,但是听到这句话他几乎本能的感觉到浑身不舒服。

    每个男人都有很强的占有欲,特别是对女人。

    “想不想更加舒服点啊。”虎娃看着她说道,然后也不管她,就忽然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喘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每一下,都深入沟底。

    在这种频率下,不到二十分钟,孙玉就丢了身子。

    “不行了,放下我,我不行了,慢点,慢点,我真的不行了。”她求饶的说道。

    只是虎娃却好像一点都没听到一样,在她叫唤的时候依旧在快速的运动着。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啊——”

    孙玉叫道,浑身就抽搐了起来。

    虎娃顿时就感觉到大家伙被一股迎面而来的水流冲刷的过来,一股骤热皱紧的感觉让他舒服的也浑身一抖。

    “不行了就享受吧,我来就好。”

    虎娃大叫道,速度却一点也不减缓。

    自从冰晶跑到大家伙里面以后,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当然,这个能力指的是床上功夫。

    别的男人在床上都是越来越不行,一天一个小时最少都要感觉腰酸腿软浑身乏力,他不一样,越是弄的时间长,他就越是感觉自己越舒服,不仅如此,在破了黄雯的处子之身之后,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好像变得更加厉害了。

    不仅仅在床上厉害了,而且干活的时候力气都大了许多。

    这些都不是很明显的,如果不是那天小四轮发动不了他推车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大了太多,他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虽然说睡女人的时间越长身上的力气越大这一点很荒唐,但是除了这个,虎娃实在想不通还有其他什么事能让自己忽然力气大了一倍还多。

    以前,他根本就不是二牛的对手,现在,他和二牛比力气,二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多小时的快速进攻后,他们的战场已经跑到了卧室的床上。

    此刻,孙玉已经完全瘫软了,趴在床上一动都不能动,她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刘巧也躺在床上。

    当然不是她自己跑过来的,而是虎娃把她给抱过来的。

    “怎么样,舒服了吧,两位姐姐,还想玩什么游戏,我都陪着。”虎娃嘿嘿笑着看着床上一丝不挂横躺的两位玉人说道,眼神里带着欣赏的目光,两只手同时不老实的在两人胸前同样坚挺的双峰上揉动着。

    虎娃感觉到了,刘巧的双峰比孙玉的要大,但是却没有孙玉的漂亮,也没孙玉的白。

    而且,还有一个区别,那就是刘巧的双峰封顶是黑色的,好像刘美丽那种生过孩子以后的样子,而孙玉的双峰封顶是粉红色的,好像黄雯的那种颜色。

    “好弟弟,你还想玩什么游戏啊。”刘巧这会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迷离着双眼看着虎娃说道。

    对这个小男人,她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舒服。

    “为啥不让我早点遇到他呢,早点遇到他也没有那么多的破事了。”她心里不由的想到。

    刘玉此刻则是还眯着双眼在养神,慵懒的一个字都不想说。

    “我啊,我全听姐姐的,姐姐喜欢玩什么,我就喜欢玩什么。”

    虎娃很乖巧的说道,一脸的虔诚,好像是一个乖乖孩子一样,只是他的心里却已经开始思考怎么在刘巧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了。

    孙玉是刘殿德的人,作为一个人,特别是刘殿德这种身份特殊的人的人,她的所有资料,刘殿德都一清二楚,所以,她是根本不能在他面前为虎娃说任何好话的。

    但是刘巧不同,她是刘殿德的妹妹,本身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和势力圈子,帮助虎娃说几句话打个招呼还是很轻松的。

    听到他的话,刘巧顿时就咯咯的笑了起来,看着他说道“真乖啊,过来亲姐姐一下,姐姐想让你亲一下。”

    她说着,把自己已经有些下垂的两个山峰往虎娃面前凑了凑。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把脸凑了过去咬住其中的一个狠狠允吸了起来,同时,用手在另一只上狠狠的搓着。

    “怎么样,舒服吗,姐姐。”他张口,看着刘巧说道“要不要我再用力点。”

    “不,不了,让我歇会,不敢逗我了,我这身子都快被你给弄垮了。”刘巧喘着粗气说道,脸色猛的变得淡然了起来,看着虎娃。“说吧,你想从姐姐这里得到点什么,你姐姐我不是白痴,也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所以,不要给我说那些什么啊爱啊什么的,我烦。”

    她的干脆和直接让虎娃直接愣了。

    他原本还想绕几个弯子说自己想要做房地产的事,但是听到她的话,顿时眼睛一翻,心思急转。

    “看她的样子,明显是个很现实的女人,如果我拖拖拉拉的推辞的话,能会起到反效果,还不如有事直接说出来,还能博得她一些好感。”

    这么想着,他直接就开口说道;“刘姐,你真聪明,我的想法你都能猜出来。”

    他小小拍了个马屁。

    “我是有点想法,其实,说实话,我这次来县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拓展一些新业务,不怕你笑话,我在村里弄了个打井队,开发了一些新技术,把成本节约了很多,也赚了一些钱,但是,那点钱纯粹就只能算是零花钱,而且,我那技术也没什么。”

    说道这里,他明显的感觉到刘巧的脸色有些厌烦了,心里一突,立马停下,直接切入了正题。

    “我是想弄个房地产公司。”他说道,眼睛认真的看着刘巧,原本平静的心在说出这句话后就开始砰砰砰的乱跳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个小事。

    关于房地产,他知道的并不是非常多,但是,盖房子他还是知道的。

    他私下里偷偷的算过的,一栋六层高的楼,如果按照城里的那种方法盖的话,光是消耗的水泥和钢筋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还不用说上次刘大壮给他说还有土地转让费要掏。

    “哟,你的心不小啊,想弄个房地产公司,我还以为你想在城里包个打井队呢。”

    刘巧愣了一下,笑着说道。

    只是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虎娃所最担心的那种冷冰,这让他不由的舒了一口气。

    “人总是要向上的嘛。”他笑着说道,伸着手在她光洁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眼睛却一刻都不曾离开她的脸。“当然,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我知道这个事很大,刘姐不帮我也在意料之中的。”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已经缓过气了,还是听到他的话被刺激到了,眼神里也带着一丝惊讶看着他,只是却不说话。

    “怪不得他不找我,原来,是因为我根本帮不到他的忙。”

    她不是傻子,知道虎娃要做的这个事,她根本就帮不到忙,想要做房地产,最关键的就是要把各个部门的关系打通,的确,凭借她的身份和她几年来积攒的人脉,帮忙弄个房地产公司并不是很难的事。

    但是,她却不能那么做,因为她的所有人脉和势力暂时都还维系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她是刘殿德的女人,刘殿德最喜欢的女人。

    她在刘殿德的心里比他的妻子还要重要,这一点,几乎整个大龙县有点能力的人都知道,只是,没人会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而且,在一个县里得罪一个县长,怎么说都不是明智的事,而且,刘殿德能以三十九岁的年龄就当上大龙县的县长,而且还兼任县委书记,官至正处级,而且距离副厅只有一步之遥,傻子都能感觉到他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就在孙玉胡思乱想的时候,刘巧开口了。

    “这个事吧,其实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她说道这里就忽然停了下来,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一脸若有所思的笑,把虎娃的胃口给高高的吊了起来。

    “我说好姐姐,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不要这么看我,我心里慎得慌。”虎娃感觉心里发毛,说道“你放心,只要姐姐你吩咐的事,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都干了。”

    他说道,一脸的的义正辞,他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要他表现的时候了。

    听到他这话,刘巧顿时呵呵一笑,心里道;“看来这家伙的确是够机灵,不光是下面的家伙大,脑袋也足够用,或许还真能成就一番事,再说,如果他做房地产的话,肯定就会在县里长期住下来,那样的话,我想见他就容易的多了。”

    这么想着,她立马就说道“那好,姐姐我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我就这么给你说吧,我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上天,第二条,入地,你能听懂吗。”

    她故意打了个哑语,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想要考一下虎娃。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也愣住了,但是忽然想到了他那几天看到的那本厚黑学上的一句话,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官为一等人,商为下等人,也就是说,上天就是当官,入地就是为商。”

    想通了这些,虎娃顿时脸色一沉,变得各位认真,说道“姐姐,我既不想上天,也不想入地,我想做人,行吗。”

    听到他的话,刘巧倒是愣住了,孙玉也愣住了。

    在刘殿德身边耳濡目染了这么长时间,她当然能听懂刘巧的话。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你的心很大啊。”刘巧看着虎娃说道;“是这年头,做人不好做啊。”

    她说着,叹了口气,只是刚说完,就听到虎娃说道“两位姐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三成,我建一个房地产公司,给你和孙姐两个人三成的干股,你们什么也不用做,我会找我最信任也足够胜任这个公司经理的人来做企业法人,我们都只是闲人,你们看行不。”

    他直接把孙玉也拉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的劣势,想要空手套白狼,就要付出更多的利益。

    果然,听到他的话,两个女人都愣住了,刘巧明显是心动了,眼神里原本漠然的光芒顿时变得亮晶晶。

    “这算不算是激的代价啊。”孙玉忽然懒洋洋的说道。

    刘巧一愣,摇摇头,说道“不能算,只能算是利益交换吧,妹妹不是一直想要独立吗,正好,我也想突破,或许,我们真的以。”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女人想要独立要靠什么,就是要靠钱,是孙玉是刘殿德的人,虽然表面上见不得人,但是事实上已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了,而刘巧被曝光的就更加厉害了,所以,只要刘殿德不点头他们都是不会主动去经商的,特别是房地产这么敏感的东西。

    而且虎娃专门问吴六打听过刘殿德的很多事,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于是他就判断出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人和妹妹在他即将要升迁的时候进入商界的。

    “那姐姐的意思是,同意了?”他立马问道。

    “当然同意了,不过总共的净利润,我要四成,我和你孙姐,一人两成。”刘巧说道“你也别怪姐姐我狮子大张口,那是你实在不知道房地产的利润有多大,我这么给你说吧,现在花一百万建房,你就能收回最少五百万,四成的利润,不多。”

    虎娃立马就开始思索了起来,放在刘巧大腿上的手不觉的也收了回来,眉头紧皱。

    “四成利润,我还要分刘老虎最少一成,我自己就只能得到五成,这个娘们,他妈的,太恨了,心也太狠了,不过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罢了。”

    他想道,直接说道“好,就按照姐姐说的这样来,只是,我听说房地产主要是地难批。”

    说到这里,他就不说话了,就看着刘巧的脸。

    “这个简单,应该说对你来说很简单。”刘巧立马就笑了,脸上带着一丝神秘。“过两天吧,让我看啊,今天是十号了,等到十五号的时候你过来吧,还在这里,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认识了她,批地对你来说就不是很麻烦的事了。”

    “当然,你放心,各个单位的关系我都会给你疏通了的,只是,你现在没多少启动资金,算了,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我就行行好,再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吧,谁让我拿了你的钱呢。”

    她现在显然已经进入了角色。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会,然后刘巧就忽然起身走了,只留下了孙玉和虎娃。

    “姐姐我再陪你一会,也要走了。”孙玉说道,娇柔的身子动弹了一下,完全的贴在虎娃的身上,两只硕大的酥胸直接压在他的胸前,顶的虎娃是心生荡漾,大家伙立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坏家伙,你难道和姐姐在一起除了做那事就不能做点其他的啊。”孙玉就贴在他身上,立马就感觉到了他的异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对于刘巧说的事,你准备怎么办,我想听你一句实话。”

    “能怎么办,这么办。”虎娃说道,就一把把孙玉给抱了起来躺在了床上,让她压在自己身上,两条腿和她的两条腿紧紧的缠在一起,两只手则是不老实的已经开始在她身上肆虐了起来。

    孙玉顿时就被他逗得有些喘息了起来。

    “不要,好弟弟,姐姐我是真的不行了,今天你就放过姐姐吧,我是在和你说正事呢。”她认真的看着虎娃。

    看到她的表,虎娃这才知道她的确是认真的,手上的动作顿时也停了下来。

    “真的要我说的话,我也没话说,毕竟,说的不好听一点,我是想要空手套白狼。”他无奈的说道“四成就四成吧,好在有两成是给了姐姐你,我心里还算舒服。”

    听到他这么说,孙玉的心顿时就被暖暖的融化了,紧紧的趴在虎娃的胸膛上。

    “你说的是真的啊。”她有些不自禁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骗人的,我跟了那个男人六年了,他到现在都不相信我,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

    听到她的话,虎娃里面心里一突,他知道,自己能抓到了一些重点,手上不由就加大了几分力道,在孙玉的背上缓缓的游走着。

    “嗯哼——”

    孙玉很快就被他逗得再次娇喘了起来。

    这时候,他才说道“好姐姐,我给你说实话吧,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喜欢上了你,我发誓,我说的绝对是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真的。”

    他的脸上带着无比的认真。

    孙玉顿时就愣住了,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他。

    “你是说你喜欢上姐姐我咯。”她咯咯的笑着说道“姐姐我喜欢听这句话,来,姐姐奖赏你一个吻。”

    她说道,啵的一下,在虎娃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你知道吗,他从来都没给我说过喜欢我,每次都只会送我东西,要不就是,做那事。”

    她说着,脸上的神色顿时再次暗淡了下来。

    虎娃知道,她这是已经完全的动了,当然,是心里动,不是身体动,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女人在动以后是几乎没有防备的,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

    “姐姐,我们不说这些了,你放心,弟弟我绝对不是那种人,以后,你难过的时候,我陪着。”他说着,两只原本在肆虐的手也忽然停了下来,紧紧的把孙玉抱在了怀里安慰着。

    孙玉似乎真的十分享受一样,脸上带着陶醉。

    不久,她抬起头忽然看着虎娃说道“老公,你想不想再要一次,我陪你。”

    她说着,还伸出性感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

    虎娃顿时就被她这个动作给刺激到了,特别是她那声嗲声嗲气的“老公”顿时就让他浑身都一个激灵,下面原本半死不活的软蛇立马就瞬间变成了一根擎天柱,恨不得立马把这女人给压下去伏法了。

    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绝对不能,孙玉今天晚上已经丢了五次身子了,再继续的话,别人肯定能看出来的。

    她完蛋了,自己也要跟着完蛋,刘殿德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好姐姐,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受不了。”他说着,一脸的苦笑。

    孙玉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又抱着虎娃的脸狠狠亲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把嘴巴放到了他的耳朵边上,吹着热气缓缓的说道“你知道吗,咱们县里的土地局长是个女的,今年四十多了,和刘巧的关系很好,很巧的是,农业银行的行长也是个女的,不过年龄却不大,和刘巧差不多,人家比刘巧的关系要大多了。”

    说完,她就有些癫狂的笑了起来,在虎娃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忽然把身子滑了下去,伸手抓住了他的大家伙,提起屁股就坐了下去。

    “啊,舒服,舒服,让我再舒服一把,好老公,快点,快点动啊,老公。”她一脸迷醉的叫道,好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她的这种自我放纵的心态,虎娃不懂,他只懂得自己的大家伙现在进入了一片湿润狭窄的领地,舒服的感觉让他立马就喘息了起来,再加上孙玉的几句“好老公”顿时就让他再也把持不住了。

    “好媳妇,我来了。”他笑道,然后就坐了起来,抱着她性感娇嫩的大屁股摇晃了起来。

    只是孙玉的身子的确是不行了,没两分钟,她就叫唤了起来。

    “好老公,我不行了,放过我,好老公,放过我,我真的不行了。”她喘着粗气,额头上带着一丝汗珠,脸上带着一丝痛苦的表。

    虎娃这才赶紧把她放开。

    “别,先别出去,让我缓上一口气,好老公,求你了。”

    就在虎娃快要出去的时候,她忽然又嗲声嗲气,刺激的虎娃原本就肿胀的大家伙顿时再次粗了一圈。

    好不容易,把孙玉给送走,看着自己依旧还是一柱擎天的大家伙,他不由的苦笑,想到孙玉刚刚给他透漏的那些信息,他不由的就深深叹了口气,又看着自己的大家伙。

    “兄弟,怕是又要辛苦你了,你放心,等哥哥我发达了,每天给你喂好肉吃。”

    出了房门,吴六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哟,虎哥,出来了啊,饿了没,兄弟我张罗了一桌好饭,一起去吃点?”他看着虎娃点头哈腰的说道。

    虎娃现在和刘巧也搞上关系了,在他心里的地位当然就更高了。

    谁给饭吃,谁就是爷,这就是吴六的人生准则。

    “听你这么一说,我肚子还真的饿了,只是现在都晚上十二点了。”虎娃看了下手上的表说道“随便吃上一点就好,弄太多太浪费了。”

    他不傻,知道吴六这个时候请他吃饭,一定是有事的。

    “没事,没事,饭已经准备好了,不吃就全倒了,更浪费了。”吴六立马说道。

    虎娃无奈,不好拒绝,只能跟着他往楼上走去,路过前台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黄雯竟然还在这里上班,还在前台,只是这个时候穿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小西服,明显是升官了,此刻正低着头好像在前台算账,没有看到他。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此刻一个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理着帅气短发,脚上蹬了一双闪亮的黑皮鞋的年轻男人正趴在她的面前喋喋不休,手上还拿着一枝红玫瑰,脸上带着嬉皮笑脸。

    明显,这是一个追求者。

    的确,黄雯本来就长的漂亮,人也谦和懂事,身材也很好,有人喜欢很正常,加上这身小西服,就连虎娃都感觉到一股很清新的感觉。

    “妈的,虎哥的女人你也敢碰,真是活腻了啊你。”虎娃还没动,吴六已经冲了上去,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小年轻。

    他愤怒,是他却没动手。

    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也不是平常人,他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都是几百块钱一件的名牌,鞋子也是一样的,吴六不怕他是个富二代,就怕他是个官二代。

    他在等着虎娃发怒。

    “六哥,我们走,我没权利干涉人家的自由。”虎娃的脸上表冰冷,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严重的背叛了,一股冰凉透骨的感觉让他心底格外的难受,好像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让人给抢走了一样。

    说着,就准备往楼上走去。

    吴六顿时就尴尬了,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黄雯这时候也看到了虎娃,只是明显她还没感觉到虎娃一脸的怒气,一脸欣喜的就冲了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

    “老公,我听说你来了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你怎么现在才上来啊,六哥告诉我你在下面谈正事呢,我就没敢下去,你——”她叽叽喳喳的说道,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她也发现了虎娃表的不正常,这才看向了吧台边上站着正皱眉看着一脸敌意看着虎娃的那个小年轻,急忙对虎娃解释了起来。

    “他,是我的一个同学,这几天总是烦我,我都告诉过他一百八十遍我有老公了,他就是不信,总要跟着我,我也没办法,这才找到六哥到他这来上班。”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只是虎娃还是听明白了,顿时心里舒畅了许多,好像一块堵着的大石头砰的一下飞走了一样。

    “六哥,这事你知道?”他看着身旁的吴六问道。

    “知道,但不是很清楚,妹子过来的时候只是说有人烦她,让我给她挡着,但具体的,她没说。”吴六急忙和这件事撇清关系。

    虎娃也不管他,他只是想确定下黄雯是不是在说实话而已,得到了结果,虎娃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柔和了起来。

    “你怎么那么傻啊,有啥事就告诉六哥,他会帮你的。”

    他看着黄雯说道,然后脸色就变得冰冷看着眼前的小年轻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也没心思管你是谁,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黄雯是我的女人,不要再来打扰她,好了,你以走了。”

    霸气十足的说完,他就拉着黄雯冲吴六说“六哥,我能带着我女人一起上去吗。”

    “能,当然能。”吴六立马点头。

    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说不能的话,虎娃怕是立马转身就走了。

    他是看明白了,这个愣头青是谁的脸都不看,圆滑的要死。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年轻这个时候竟然还不死心,冲着虎娃就喊道“站住,你不能把黄雯带走。”

    “黄雯,你跟我走吧,只有我李庆才能给你幸福,这个人,他根本给不了你幸福,他想要的,只是你的身体而已。”

    李庆很激动,非常激动。

    他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女人,追了那么久,没想到却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看着眼前这个个子比自己高,样子比自己帅,就是身上的行头没自己好的年轻人,他心里的火气简直大到了极限。

    听到他这么**的话,不只是虎娃,吴六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钱来麻将馆什么地方,明面上是麻将馆,实际上是集合了住宿,洗浴,餐饮为一体,给各个领导开小差用的一个隐秘的地方,对这种话最是敏感了。

    “李作为是你什么人。”他看着李庆问道。

    听到李庆的名字,他就仔细思索了起来,在整个大龙县,姓李的有钱人或者当官的,本来就没几个,当然,他说的当官的是科长级以上的,副科的他都一点不怕。

    “哼,那是我爸。”李庆显得很骄傲的说道,又看着黄雯说道“雯雯,我追了你那么长时间了,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再次眉头皱了起来,看着黄雯问道“他追了你很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倒是想告诉你的,是我连你的人影都找不到,我怎么告诉你啊。”黄雯有些苦涩的说道。

    这下轮到虎娃无语了。

    他也想到了,自己自从二十多天前把黄雯给安排好了以后,就好像再也没去看过她一次了,不由心里也有些愧疚。

    而这边,吴六知道了这个小年轻是李作为的儿子后,立马就冲他吼道“他妈的,立马给老子滚,别在这撒野了,如果不是看在你爸和我的关系还算不错的份上,敢在虎哥面前这么嚣张,我早就把你的腿给打断了。”

    李庆顿时愣住了,也有些被吴六嘴里的“虎哥”给吓到了。

    只是看到黄雯亲热的腻在别人的身边,他心里的火气顿时就再次窜了起来,一时激动就看着虎娃就吼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把黄雯给骗走了,我告诉你,黄雯是我的,永远都只能是我的,谁敢和我抢,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还有你,既然知道我爸是李作为,还不帮我,你难道就不怕我爸吗。”

    吴六本来还想给他说几句好话,毕竟他和李作为之间的关系还真算不错,但是听到这句话,顿时就火了,冲着他一脚就踢了过去。

    “妈了个巴子的,你到算个球,你爸在我面前都不敢这么说话,你他妈的竟然敢这么给我说话,我他妈踹死你,前台那个女的,你立马给我打一个电话,8700008,让李作为立马给我滚到钱来麻将馆领他的宝贝儿子,就说我吴六正在揍他儿子。”

    前台的女孩听到这话,立马就赶紧拿起电话拨了起来。

    受了吴六愤怒而出的一脚,李庆立马就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叫唤了起来,只是嘴上还硬的要死。

    “你竟然敢打我,我告诉你,你完蛋了,我一定让我爸找人把你给弄死,你信不信,我打个电话就能叫几千人来砸了你的店。”他愤愤的看着吴六伸着手指狰狞着脸霸气的说道。

    好像被人踢的躺倒在地上的不是他,而是吴六一样。

    黄雯此刻也惊呆了,她完全没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李庆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她还是担心李庆会被打伤,于是抬头看着旁边的虎娃,却看到他摇了摇头。

    “这个事暂时和我们没关系。”虎娃安慰着他说道。

    听到他的话,吴六则是立马就笑了,笑的很狂妄。

    “好,好,老李他妈的生了一个有种的儿子,他妈的竟然想要带人砸了老子的店,你很好,很好。”他说着,再次一脚冲着李庆踢了过去。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大厅几乎没有客人来,也没人看到吴六在那虐人。

    大龙县的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李作为接到电话听说吴六正在打他儿子,简直都要急疯了,身下好不容易硬朗起来的家伙再次软了下去,一脸的慌张就挂了电话。

    他已经五十五岁了,这个儿子是他三十七岁的时候才和现在的媳妇生的,平时宝贝的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立马就穿起衣服准备走。

    “老公,你这么着急去做什么啊,人家还没舒服呢。”

    看到他穿衣服忽然要走,床上的一个裸着身子的年轻女人顿时嗲声嗲气的冲他喊道,还不住的抛着眉眼,一只手还不断的在自己的酥胸上抚摸着,想要勾引他。

    “滚,臭婊子,老子的儿子都快被打死了,哪有心思管你爽不爽。”

    李作为吼道,就拿着自己的包往门外跑去。

    “妈的,臭男人,滚,你以为老娘稀罕你的软虫啊。”女人在背后小声的作念道,一只手就往自己的泥沟里摸了过去,不一会,嘴里就发出了呻吟。

    她,只是李作为养的一个妇。

    到了酒店的前台,李作为拿起电话给自己的媳妇打了个电话,就赶紧开着车往钱来麻将馆跑。

    一路上,他心里想了无数个质问吴六的理由,想了无数个收拾吴六的办法,但是刚进门,他就听到了一句让他再也没有任何收拾人家心思的话。

    “我告诉你,你算个屁,我爸一根指头都能让你死十次,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我一定让我爸把你家所有的女人都抓起来,让我好好舒服,我要让她们爽翻天,哈哈——”

    吴六此刻已经气极而笑了。

    他不是第一次碰到纨绔,但是还从来没碰到过这么不要脸的纨绔,他简直都想把眼前这个家伙给杀了。

    本来,他只是准备踢他两脚,在虎娃面前做做样子,顺便把自己脸面赢回来就好,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反而变本加厉了,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不要说吴六一个大混混了。

    “好,好,我他妈的就在这里等着,等你爸来,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了。”他怒气冲冲的冲着李庆吼道,再次一巴掌抽了过去。

    此刻,刘老虎,虎娃,还有黄雯已经全部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一脸看戏的样子,黄雯现在对李庆已经完全失望了,脸上的表有些暗淡,她完全没想到李庆骨子里竟然是这样的人,她以为他是真的对她好,原来,他在她面前表现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为了把自己哄上床的手段伎俩。

    大厅的门也已经锁上了,只有一个小门开着,一个小弟站在那里看着,小弟这个时候也看到了李作为,他是跟了吴六很久的心腹,自然认识李作为,正好说话,就看到李作为从他摆了摆手往里面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李庆再次喷了一句话,让李作为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我干你老婆,我告诉你,只要今天小爷我能活着,我一定把你老婆给干了,我还要把你全家都给干了。”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