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四章 奇异冰块ca5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1章第一卷

    第4节第四章 奇异冰块

    农村打井不比是城市的高科技,他们用的还是比较落后的法子,不过是一个挖头加一根接杆,三两个人拿水管钳夹着转圈圈,到到接杆用尽便又接一根,这干的都是体力活,技术含量不高。

    刘长寿是工头,一般况下不用干活,他坐一边看着刘虎娃跟另外两个同村爷们光着膀子在那卖力地转圈圈,心中满意,抽烟时自然悠闲得很。

    监工的人虽然只有他一个,但看热闹的还有别人。

    刘康富家闲人不敢进来看热闹,他自家闺女倒是能瞧。

    他女儿叫刘小菊,今年二十六岁,还没嫁人。

    城里女人三十都不急嫁,农村却不行。像刘小菊这样年龄的姑娘已经算老了,她之所以不嫁,不是因为她长得丑。相反,她长得非常好看,就算比不上李香草,却也相差无几。

    她的故事比较现代化。就跟所有的农村姑娘一样,她在读大学的时候一心想着找个城里的男人嫁过去实现农转非的愿望,只是惜,每个进大学泡妹跟她勾搭上的男人都不安好心,每次玩腻之后都走得非常彻底,让智商低下买卖上成大学的她想找人也找不到法子。

    最怕的一回就是她被有城市户口的男同学搞大了肚子。那男同学不肯负责任,她便在学校里耍泼哭闹,结果那家里非常有钱的男同学啥事没有,学校却把她给开除了。

    她回村的时候已经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她的事至此也在村里传开了,整个人名声都臭了。农村人思想比较传统,像这种被很多男人玩过的女人,市场自然就小了。再加上她心气高,仗着自己爹是当村长的,不肯嫁一般的男人,这事一拖就把自己拖成了老姑娘。

    刘小菊其实挺想找个男人的,大学的生活似乎勾起了她的瘾头,没有男人的日子,她过得很烦闷。

    她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嗑着瓜子,不时偷偷来瞧这边三个精壮的汉子,尤其是看在刘虎娃身上的时候,她那两眼简直能用精光四射来表示。

    刘虎娃长得一点都不像刘家沟的男人,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在男人普遍身高在一米六几的刘家沟里绝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再看他的脸上轮廓,虽然只是小帅,但那英挺的五官,比刘家沟的大多数男人长得好看多了。

    刘虎娃不知道有个女人在远处看自己,他们三人合伙,好不容易终于挖出水了,正把第一把湿泥敲掉,他突然看到湿泥中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小玩意儿,瞧着像是冰块,不过拇指大小。

    他以为是玉,私心作崇之下便悄悄把它装进了裤袋。

    再与人挖得几把,他心里惦记着那块东西,便找借口说要撒尿,一头钻进了茅房。

    他也真是想尿尿了,一进到茅房便把他裤裆里的长蛇掏了出来放水,另一只手却伸到裤袋里掏出了那块冰块状的东西。

    那东西瞧着像冰,拿在手里却感觉有些温热。

    他心中奇怪,像把它举高了对着阳光细瞧。

    农村的茅房有好些是露天的,他现在这间就是,所以能看到太阳。

    他左瞧右瞧都搞不明白那东西是什么,只是捏在手上凉凉的,像是冰,却又没有那么低的温度。

    他压根没想过要把那东西丢掉,因为觉得它应该是件什么,说不定拿到城里能卖个好价。

    于是,他又把它装回了兜里。

    放完水出到外边一看,远远看到村长刘康富的宝贝儿子刘有福正指着大傻的鼻子骂道:“草!老子让你去打个架你也敢要好处,你挖井挖傻了?信不信我连井也不让你挖了!回头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大傻人不聪明,听这话反应却快,赶忙喊道:“别呀!有福哥,我去还不行么!”

    刘虎娃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刘有福肯定是又仗势欺人惹了外村人了,正拉人马去干架呢!

    他不想淌这趟浑水,因为他知道刘有福是无理也强欺人的主,所以赶忙缩了回去悄悄观察。

    果然,刘有福骂完大傻又跑去做二牛工作。

    二牛比大傻聪明多了,他都不待刘有福叫骂便步入了阵营。

    刘虎娃左看右看不见刘长寿,猜想他肯定又是跑到哪偷懒去了。

    他是工头,不用干活,在不在现场都没什么事,说不定是回家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二牛跟大傻是不是脑子短路,没想起个刘虎娃来,他有幸被被供出来。眼看着刘有福拉着两个憨将离去,他这才又钻了出来。

    回到挖井那地儿,想到这井暂时是挖不成了。这就走了的话,怕刘长寿回来找人。他看到村长家右侧有片小树丛,看着像是挺阴凉的样子,便走近一头扎了进去,找了一片太阳找不到的地儿躺了下来睡懒觉。

    他这一觉睡得好快,没多一会儿便人事不知了。

    他睡得沉,睡梦中却仿佛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很沉,却伴随着一阵难的快感。

    这快感渐变强烈,他终于从梦中醒来,迷糊着一睁眼却是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村那的女儿小菊正跨坐在自己身上,虽然她衣裙好好的,但刘虎娃却感知两人的私密处正紧紧连接在一起,随着刘小菊身体的起伏正磨擦着发出轻微声响,那快感因醒来而变得铺天盖地,一下子充满了他整个身心。

    刘小菊一脸迷醉地仰头喘着气,不时压抑着哼哼两声,根本没看到刘虎娃已经醒来。

    刘虎娃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在梦里会有种被鬼压的感觉了。合着这鬼就是刘小菊,她竟毫无廉耻的骑了自己。

    他心中又是无语,又觉得好笑,正琢磨着要不要“醒来”让刘小菊看到,见她有低头的趋势,却是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睛。

    眼睛看不到东西,身体被快感充斥,他不由自主地微微挺动身体迎合,别听喘着气的刘小菊轻声笑骂:“真。。。真是个坏种,哦!呼!睡着了也知道干女人。”

    刘虎娃一听她这话,虽然不知道她是真以为自己还睡着还是发现自己醒了故意这么说的,但他知道刘小菊这话给自己带来了迎合的契机,于是,他加大动作往上一挺腰。。。-----------------------------------------------------------------------------------------------。.。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