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5章 不是熟人别开门3bc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凤凰屯的小媳妇秀珠,那可是这十里八村最俊俏的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搭在一对白玉雕琢的粉肩之上,生得一副迷人的丹凤眼,小巧玲珑的鼻子恍若熟透的樱桃,湿润而富有光泽的唇瓣微微开启一道缝隙,格外地诱人。

    自从她去年嫁给了瘫痪在床的傻根之后,就一直恪守妇道,家里脏活累活几乎都要靠她一个人操持着。

    村里人背地里都说,这好端端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就这样插在了傻根那坨牛粪上面。

    而秀珠心里却清楚的很,如果当年不是傻根他娘把她从河里捞回来,她很有可能早已不在这个世上,所以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她就嫁给了傻根这么一个什么事儿都不能做的汉子。

    所以,当她看到智空这么一个模样贼俊的男人之时,芳心顿时乱颤,特别是智空的那双桃花眼,眯起来的时候淡如春风,但却隐隐有一股强大的磁力将她深深地吸引住。

    特别是智空僧衣下面的那根棍儿,到现在还没有消停,把僧裤撑得大大的,仿佛随时都会将其撑破。

    “小和尚,我婆婆在家呢,她要是看到你……你的那根棍儿,肯定会想歪的,所以你还是快点走吧。”秀珠终于还是忍痛下了逐客令。

    她虽然自由信佛,但和尚又不是太监,作案工具完好如初,这被人瞧见了难免会说三道四的。她一个已经嫁人的姑娘倒不怕这些,但人家小和尚是佛家弟子,这要是被人瞧见了那可就坏了事了。

    “女施主,你让贫僧去哪里啊?我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遇到坏人,把我拐了,卖了,那你岂不是要内疚一辈子?你看这样可好,我看你这里有间小柴房,要不,就先让我住一晚,等到明儿个天一亮我就走。”智空可怜兮兮地说。

    “那……那你等一等,我去问问婆婆。”秀珠说着,便红着脸朝屋子里跑去。

    智空呆头呆脑地站在那里,有些不明所以,他又没做啥坏事,她的脸咋那么红啊,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这根棍儿吓到了她?

    过了一会,秀珠出来了,说婆婆应允了,让他今晚暂且在柴房睡一晚上,等到明儿个再走。

    智空一听,可乐坏了,连连道谢,蛋疼小说待到晚上,吃饱喝足了,便很识趣地钻到了柴房里面,躺在一堆杂草上面,闭上眼睛便睡下了。

    秀珠虽然命苦,但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婆婆对她还好,时常会来炕上找她唠嗑,但没唠几句,婆婆便会皱起眉头来,这不,炕还没热,婆婆又开始唠叨起来了:“秀啊,你说你嫁给根子也有大半年了吧,可你们咋就一直没有动静呢?”

    秀珠知道婆婆又开始催她和傻根生儿子了,脸色渐渐耷拉了下来,瞅了瞅窗外的夜色,叹道:“娘,不是我不肯给你家生个大胖小子,而是你家根子他动都没法动,你要我咋整啊?”

    婆婆老脸微微一红,说:“秀啊,根子不能动,但你可以啊!你就不能主动点,把根子下面那种地的工具塞进去啊。”

    秀珠一听,俏脸立马泛起两朵红云,久久不曾散去:“这个……”

    其实,婆婆所说的这些她之前也有想过,可她是为了报恩才嫁进来的,从始至终她对婆婆那个瘫痪在床的丑儿子都没啥感觉,这要是硬塞进去,她倒是得到了生理上的慰藉,可她苦守了那么多年的贞洁岂不也没有了?

    虽说婆婆让她嫁给傻根就是为了给他们家添个带把的娃子,但她思前想后,都不肯就这么把自己干净的身子贡献出去。

    “就这么定了!娘先回屋睡了!”婆婆不给秀珠任何拒绝的机会,撂下这么一句话,便下了炕,晃悠悠地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等到婆婆的背影远去,秀珠忍不住瞥了一眼在炕上熟睡的傻根,他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大裤衩子,乌黑的胸毛密集地分布着,再往下一些,便是婆婆口中那用来种地的工具,由于隔着一层薄到近乎透明的大裤衩子,所以能隐约看到里面的杂草和软趴趴的小钢炮。

    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她嫁给傻根倒是不愁吃穿,逢年过节的,婆婆都会塞给她一个荷包,里面鼓鼓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啥。但这样了无生趣的生活,她真的越过越觉得没劲。

    有时候秀珠总是一个人在心里瞎琢磨,凭啥村子的寡妇们都可以偷汉子,而她这个小媳妇就不可以?难道她这一辈子都要守着一个瘫痪在床的丑男人过一辈子吗?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拴在院子里的大黄狗也来了劲头,一个劲地犬吠起来。

    秀珠把小褂上方的两颗敞开的纽扣重新扣好,提了提清凉的碎花裤子,从炕上翻身下来,穿着一双拖鞋朝屋外走去。

    “谁呀?”秀珠站在门前,没蛋疼小说有马上开门,而是怯生生地询问起来。

    婆婆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说村子里循规蹈矩的男人大都出去打工赚钱添补家用了,剩下的都是一些野汉子,不是熟人,千万不要开门,免得无缘无故地失了身子。婆婆别的话她或许可以记不得,但这句话她却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秀珠的话音刚落下,门外便传来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秀儿,是我,我是你大痔哥,快开门。”

    听到这个声音,秀珠立马吓得朝后面退了几步,外面敲门的正是村长朱富贵的儿子朱大痣,从她嫁过来的第一天开始,这朱大痣就一直纠缠她,说只要她肯让他弄,他就会让她吃香的、喝辣的。而她可不是那种行为不检点的女人,既然嫁给了傻根做老婆,她就应该恪守妇道,绝不能对别的男人动心。

    就在她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敲门声嘎然而止,抬头一望,东面那个矮矮的土墙忽然有尘土落了下来,接着,一个脑袋便从外面冒了出来……</font>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