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廊妹在线

第501章 带她去玩62e

  第501章 带她去玩
  “你丫的走路不会看路啊,还是没长眼睛,没看见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就往上撞啊?”我口气很爽的将撞上我的不明物体狠狠的骂一通之后,才知道原来撞上我的不是个男人而是个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听着这柔弱的声音,就像是一汪泉水将我铺天盖地的怒火一下子浇得只剩下冒烟。本想好好的将来人骂一通,,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我的心竟然有一刻软了下来。
  只是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样子,让我很不爽,现在是什么情况,撞到我人是她好不好,看她的样子,我到成了那种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了。
  “喂,女人,你道歉至少有诚意一点,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故意将声音压得很低,让她听起来有畏惧的感觉。
  对面的小白兔听得我的话,却不料,将她的那颗小脑袋压得更加的低了,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还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您要是觉得为难的话,您可以先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等我帮你洗干净之后,您再来取行么?”
  我直接被她的话堵得语塞,这个小女孩看似很单纯说起话来却让我畏惧,什么,她让我把衣服脱了,拜托,我现在被泼的可是裤子好不好,而且她只是撞到我,又没有把酒水泼到我的身上,敢情是这丫的当我手里拿着酒杯被她撞番了,然后泼到了自己的身上,看着她无辜的说着这些话,我能说什么?
  见她倒是低着头,叫她抬起头,她又不敢,我索性就伸出大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在她惊恐万分之中将她细小的下巴给抬起来。她妈妈难道没有教育过她,跟别人说话,要看着对方的眼睛,这是一种礼貌懂不懂。
  当我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的那一瞬间,惊恐的不是她了,而是我,此刻的我就像被人定住了穴道一样,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看。嘴里不停的啧啧道,“太像了,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人儿。”
  小女子被我不明的举动吓得不轻,她颤抖的身体在我的怀中挣扎,“先生,先生,请您放开我。”
  听得她叫我一声先生,我的心都软了下来,这纯的可以和白纸一样的小女人,真是我这些天以来找得好苦的女主角。
  下一秒,我便将她紧紧地搂尽自己的怀里,“女人,我终于找到你了。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吗,这些天,我找你找得好辛苦。”
  此刻的我就像找到了自己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的将她紧紧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怀中的小人儿听得满脸莫名其妙,更多的则是把我当做色狼一样的对待,一张受了惊吓的小眸子里尽显恐惧。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一阵骚动,随即伸手拂上她那满头顺滑的柔发,还带着淡淡的茉莉花清香,我将自己的下颚紧紧地抵触在她的香肩上,鼻息间萦绕着她秀发的香味,真的很好闻。
  “先生,先生,你放开我啊。不要这样。”
  怀中的小女人不安分的乱动,我将自己的收得更加的紧了。
  “嘘,别说话,让我好好地感受你的身体。”我闭上眼睛,静静地呼吸和她在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
  这些天就是为了找《帝歌》里面的女主角,整个剧组的进程都停止了下来,我和alla也忙得不行,真怕要是再找不到符合戏中的女主角的性格外貌的话,估计是就要更换剧本了。不过老天似乎被我们的不肯放弃的精神感动了,给我送来这么一个尤物。
  我的双臂因为找到她而激动的更加把她紧紧地楼尽自己的怀里,因为两个人的身体靠的太近,我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她胸前的两颗柔软随着她的呼吸一跳一跳的。
  而搂着她,身为男人的我,要是这个时候没有反应的话,那我估计就是那里出问题了。我赶紧松开搂着她的手臂,要是在这么搂下去的话,我估计自己会欲火焚身的。
  “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
  看着她满脸惊恐的看着我,我真的有点想笑,为什么每一个见到我都是这副表情,难道我真的长得想那种十恶不赦的大灰狼么?
  “没关系,那个,你的裤子。”
  见她盯着我的那被张一顺那个家伙泼洒的酒水,我狂晕,这个家伙刚才不是还很害羞的样子么,像一直小白兔一样的在我怀里惊恐的样子,现在又直直的盯着我的裤子看。
  最要命的是那个死张一顺哪里不好泼洒,竟然往我哪儿泼洒,这会儿小白兔意识到自己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某处尴尬的部位,她立马收回自己的视线,脸颊羞得通红,我看的口水直往肚里咽。
  天呐,现在这个世道我还可以遇到这么一个尤物真是我上辈子好事做多了。老天这辈子要给我回报。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看你哪儿的。”
  我晕死,她就连说话的样子都是这么,这么的让我心动,在她的面前,我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灰狼一样。
  “你不是说要替我洗裤子么?”我故意将自己火热的气息压近她,迫使的她对我产生畏惧,但是又无处可逃的样子,我真觉得自己是不是个大变态,竟然对她起了玩弄的心思。
  温热的气息萦绕她的耳蜗,我故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很沙哑,“怎么,不找个地方让我脱,你难道想在这里么?”
  我故意将那个“脱”字说的很暧昧,看着她脸红到脖子根,我的玩心大起,这个小女人果然是上天派来解救我的尤物。
  我的眼神中露出对猎物精光,此刻的我就像是一个逮捕猎物依旧的猎人,看着猎物在自己眼皮底下无处可逃的样子,心里大爽。
  她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衣裳,我想到之前来得时候张一顺那个家伙说要给我找的女主角,看来那个家伙还真的没有骗我,果然是一个尤物,等我把她拿下,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犒劳那个家伙。
  “那,那你想去哪儿脱。”说到“脱”字,她本来就通红的小脸颊就更加的红了。我看的心里直痒痒,真恨不得一口将她给吞进肚子里去。
  不顾她的反对和挣扎,我拉起她柔软无骨的小手朝着酒吧大门外走去。
  “你,你要带我去哪儿?”身后响起她弱弱的小声音,我回头见她犹豫不决的样子,索性就一把抄起她的细腰,将她带进怀里,薄唇里吐出两个大字,“酒店。”
  “酒店?”听到这两个字眼,她立即睁大了眼睛看着我,那样子像是我将要对她做什么一样。
  “我,我不去。”
  她是死捍卫自己的清白,看着她小兔一般的眸子中对我露出警惕,我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两个字对她造成了误会。
  “我不去酒店里脱衣服,难道你让我在大街上脱裤子给你啊?”
  敢情是这个小家伙想歪了,真是的,我怎么看都给人家一度良好市民的样子,怎么会让这个小白兔这么害怕我呢。
  她见我这么说,还是对我露出一副狐疑的样子,我抓狂,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带着安抚性的口吻,“那这样好不好,我们进去脱过衣服,你拿回家洗了之后再换给我好不好?”
  “可是……”
  “没有可是,要么你跟我去酒店脱裤子,要么你现在就陪给我一模一样的裤子,我可事先声明一下,这条裤子可是在加拿大那边定制的,没个四五千,你是拿不到货的。”
  见她一脸惊呆的看着我的裤子,我知道自己这一招是行的通了,之前在酒吧里遇见她,敢情这丫的是来酒吧里打工做兼职的吧,而且以我对女人的判断,像她这么单纯善良的小女孩,家里要是有钱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果断的想到前者。
  最后她还是被我那条天价的裤子给吓到了,只好乖乖的跟在我屁股后面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我心里狂笑不已,只要进了酒店,今天她就是我的人了,不管她以后答不答应来参演《帝歌》这部戏的女主角,我都有办法说服她的。
  “先生,请问是两位吗?”酒店的服务人员见我身后一直拉耸着脑袋的小女子,再三问我是不是两位,很显然她是在质疑我老牛吃嫩草。
  我火了,“老子是来开房的,你丫的问这么多干吗?”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vip金卡朝服务台上一甩,样子火气十足,其他的服务员都纷纷面面相觑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张vip金卡是他们酒店老顾客才会有的,那不是有钱就可以买的到的,而是要在a市混的有头有脸的人才可以办的到,而这张也是当初我和alla来这里的时候,她替我办的。
  “是是是,我这就给你们开房。”
  那人对我态度大转弯,一副狗腿的样子对我点头哈腰的,而我身后的小白兔就更加惊呆的看着我。她大概是想不到我会有这里的vip金卡吧。
  为了不让自己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阴影,我转身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大声了,有没有吓着你?”
  顿时在场的人都对她露出羡慕嫉妒的神色,这个小女孩看样子也就只有高中的年龄,居然会有商业界的大亨对她露出如此温柔的样子,而且刚才我大声吼的对象又不是她,就算是要道歉也是要像那个刚才被我吼地战战兢兢的服务员道歉。
  现在大家是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敢情是把小白兔想成了是被我包养的女人了,个个都对她露出鄙视的眼光,但是更多的则是羡慕嫉妒恨。
  小白兔见我对其他的人那么凶狠,却对她温柔如水,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看,知道一旁的服务员走过来所要带我们去看房间,她才缓过神来,两边脸颊立即火红起来。
  这个小女人还真的会害羞啊,我随便说两句话都可以让她脸红,还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我们要了件很大很舒适的房间,确切的说,应该是说我要了间很大很舒适的房间。
  服务员一出去,我就将房门反锁了起来,看着她不知所措的站在房间里,双手不停的在哪儿交织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嘀咕嘀咕的不停的转着,我的喉结一个蠕动,丫的,这也太引人了吧。
  我深呼吸,再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太操之过急,否则我之前做这么多就白费了。
  “做啊。”我伸手到了杯水递给她,示意她坐在床上。
  没料,她见我靠近却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不稳直直的摔倒了床上去,而她的手也为了要抓住抚物,抓住我的衣领,我的唇角边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来,顺着她的身体欺压了下来。
  “没想到,你比我还要急啊,恩?”
  魅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白皙如玉的脸颊上,很快的我就看见两朵可疑的很晕。
  这个小家伙,这么容易就脸红,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脸红的样子是男人极大的诱惑么?
  “那个,先生,你可不可以先起来?”
  她闪躲着我的眼神,在我的眼里,她就犹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眼神到处乱窜。
  “如果我说不可以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